封语

已经成为段子写手了
因为太懒
偶尔删文,感觉是黑历史。

执事金 (瑞金篇)

莫名的就想写这个
   
☆年龄操控(只不过不明显)
   
☆ooc
————————————————————
       
太阳高挂着,清晨的空气飘着淡淡的白气。四月的天气算不上暖和,但也不太冷。从教室里出来的格瑞,抱着几本书,打算从树林里绕道的时候,刚走到一颗树下,就感到了不对劲。
      
      
“谁!出来!”
    
     
格瑞看着树下的泥土,树底下散落着一些树叶,说明有人站在树下过。看脚印在这树底就消失了,那么那人就应该在树上才对。
   
   
格瑞一手拿着书,另一手悄悄的握着烈斩,警惕着
    
   
刺杀对他来说早就习惯了,只不过手上的都是珍贵的资料,可不能有任何损坏
    
     
“喵!”
   
   
突如其来的一声猫叫,让格瑞愣了愣,然后就突然有个熟悉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
       
       
“啊,格瑞少爷,早上好啊!”
     
     
格瑞抬头,看着浓密的树枝里渐渐的出现一个熟悉人影
    
    
树上的金发少年一身黑色的执事装,领口处微微敞开,露出了点白皙的脖颈,双手不知道在抱着什么
     
    
“金?你在上面干什么?”格瑞把烈斩收了起来,又抱着书,有些疑惑。
     
    
“啊,是这样的少爷,你看”
     
    
金举起双手,露出怀里的小白猫,那只猫听话的在金的手里,也不做挣扎
     
      
“这个家伙爬到树上下不来了,我就上去帮帮它”
       
      
金说着,然后抱着猫,从树上跳了下去
    
     
“好了,你可以走了”
    
   
猫儿舔了舔金的脸颊,在金的坏里蹭着
    
    
“金,你没事就过来帮我拿书”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那猫有些碍眼。格瑞眯了下眼睛,沉声命令着
    
    
“好的少爷”
     
     
金连忙把猫放到地上,接过格瑞手上的书然后跟在后面,嘴上也在讲述着各种事情
   
    
“格瑞少爷我跟你说,据说学校那边……”
   
    
“在宅子的东面有个人……”
     
     
格瑞没有出声打扰,就这样默默的听着
     
      
偶尔身边吵一点,似乎也挺不错的。
     
    
“最近气温有点降,少爷你冷不冷啊?”
     
     
金哈了一口气,抱紧了怀里的书问道
     
     
格瑞看了看金,回答
    
   
“不冷”
    
    
因为你在我的身边,我的太阳。
      
      
         
          
         
           
          
         
END
————————————————————————

(凯金) 一道数学题

这个梗我都不知道存多久了,好几个月了吧……懒的写
   
     
☆短篇
  
     
☆ooc
   
    
—————————————————————————
中午,温暖的阳光撒在床边的桌子上,趴在桌子上的男孩有些无聊的晃悠着两条腿,金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旁边的黑发女孩坐在旁边,一手撑着椅子边,另一只手拿着棒棒糖不紧不慢的吃着。
  
  
“好无聊啊凯莉”
    
     
金微微睁开他那双天蓝色的眼睛,冲着身边的女孩说
   
   
“老实待着吧,别到处乱跑了你这在学校里都能迷路的路痴”
     
    
凯莉翘着二郎腿,慢慢悠悠的回答着
    
     
“我只是不记道而已……”
   
   
金有气无力的反驳着凯莉的话,双臂平放在桌子上,脑袋趴着桌子上,微微的侧着脸
   
     
“你这么闲,我给你出道题怎么样啊?”
   
       
“啊——还是算了吧”
   
    
金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打算开溜,结果却被快一步的凯莉拽住了帽子,然后给拉了回来
   
   
“你小子明明挺聪明,就是不学习,真是浪费了你的智商,给本小姐老实做题”
     
    
看着桌上突然出现的一道数学题,金表示——
   
    
“凯莉,你是从哪拿出来的……”
   
    
“别管,做就对了”
     
     
金看着桌子上那道数学题,认命的拿起了笔……他就不该嘴欠!
     
     
“假设一个人平时的心跳是正常的数值,他看见自己喜欢的人的心跳值会增加……”
      
       
凯莉看着正在读题的金,嘴角弯了弯
    
    
“这什么题啊,我怎么没看懂啊”
    
   
金皱着眉头,在纸上胡乱的写着
   
    
“凯莉,这是你自己写的?”
     
       
“啊?不是啊?你认为这种肉麻的题会是本小姐出的吗”
    
      
“嗯——也对”
       
        
当然不是了,这是有人给她的情书上写的,她只是利用了一下而已。
     
      
“啊——看不懂”
    
    
过了将近十分钟,金终于放弃了,一下子趴在桌子上
   
    
“不行,太难了”
    
   
“这就不行了?明明这么简单”
    
    
盯了金将近十分钟的凯莉把视线收回来,然后起身把吃完的棒棒糖扔进了垃圾桶
   
     
“你这什么破题啊”
    
     
金把笔摔在桌子上,揉了揉脑袋,翘着二郎腿
     
    
“快要上课了啊”
    
      
凯莉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
   

“对了凯莉,那道题的答案到底是什么啊?”
      
      
“没办法,我就告诉你吧”
    
     
凯莉看了一眼金,摇摇了头,然后耸耸肩。

“5721”
    
     
我喜欢你
  
    
     
       
      
       
END
——————————————————————
感觉这次是真短篇,比我上几个短篇严重缩水。嘛,就这样吧。

(埃金艾) 中秋一起来吃月饼吧!

这个是伯爵 @江湖骗子猫伯爵 的点文,艾比跟埃米和金的中秋小日常
     
☆ooc
   
    
☆现代设定
   
    
——————————————————————————
当艾比打开门,看见自己的男神站在门口,手里拎着一个纸袋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一定是个特殊的日子
    
    
“呜哇!男神居然一大早在我家门口!这该不会是做梦吧!”
   
    
艾比的眼睛里似乎隐约闪烁着小红心,就这么一直呆呆的看着金,发着花痴
    
    
“姐,你一直在门口干什么呢?快关……金?”
    
  
本来坐在沙发上的埃米,感受到了微微的凉风,他把脖子缩进衣领里,身体微微蜷缩着,回过头看向门那边,然后呆愣
    
    
“啊,埃米你好啊!突然来访真是抱歉!”
   
     
金抬起手晃了晃手上的袋子
   
   
“啊,男神你别在门口站着了,快进来吧!”
    
    
艾比回过神,走到金的身后,然后转过身把金推进屋里
    
    
啊啊!碰到男神了!再也不洗手了!
    
  
“金你怎么会来这里?”
   
   
埃米把身子移了移,让沙发空出一块位置
   
   
“啊,感觉有些时间没跟你们一起说话了,所以来找你们”
     
    
埃米点点头,接下了金手里的袋子,然后小心的示意旁边拿着手机偷偷拍照的艾比让她把手机放下。
   
    
“啊,我不知道你们喜欢什么口味的月饼,所以就买了很多,哈哈”
   
   
看着埃米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又一个的月饼,金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
     
    
“只要是男神买的!我都吃!”
   
   
“啊,艾比你叫我金就好,总叫我男神感觉怪不好意思的”
  
  
“啊!我知道了金!”
    
   
艾比头上的呆毛晃了晃,眼睛里闪着小红心
   
   
“说起来埃米,你们中秋节都是怎么过的呢?”
   
  
“哎?”
  
  
突然被点名,让埃米有些不知所措
  
  
“嗯……就是很普通的吃月饼之类的吧”
  
  
“啊,也是呢”
   
“金都是怎么过的呢?”
   
  
“唔,我啊”
   
  
金往后靠了靠,看着天花板
   
  
“姐姐在的时候,她会给我做月饼,然后很平常的聊聊天,姐姐不在的时候,都是和格瑞一起过”
      
   
“对不起金”
  
  
埃米看见金罕见的露出有些落寞的表情,急忙道歉
   
   
“啊,我没事”
   
   
埃米看着金跟往常一样的笑容,总觉得多了些疲惫,埃米盯着看来几秒,然后起身抱住了金
    
    
“……哎?”
    
    
“衰仔你干什么!”
   
    
两个人都愣住了,然后没等金回过神,艾比就一下子把两人拉开,然后非常生气的对着埃米说道
    
   
“啊,那个,我只是,只是想安慰安慰金而已”
    
    
埃米有些尴尬的解释着
  
    
“那你也不能抱啊!(我也想抱!)”
   
    
“啊,没事的艾比,埃米他只是想鼓励我一下而已,对吧埃米”
    
    
接受到金的笑容,埃米连忙点头
   
  
“对对对”
   
    
“啊,对了,我买这么多月饼先开始吃吧,不然吃不完啊”
   
   
金连忙随手拿起几个月饼,然后塞到另两个人手里
     
     
“中秋节嘛,就应该大家一起过才对”
     
    
“啊,艾比,这个口味我记得很好吃的,你尝尝”
    
     
金边说边打开了包装,然后手伸到艾比的嘴边
    
    
“啊——”
    
     
艾比红着脸,有些扭捏,然后迅速的咬了一口月饼
   
   
“姐,你脸好红啊”
     
    
“闭嘴衰仔!”
     
   
“哈哈”
     
     
金笑了
     
   
“中秋节快乐!”
      
     
————————————————————————
emmmm晚了两天,毕竟有点忙
  

   
   

(佩金) 打架的原因


ooc严重
  
   
感觉发完就会掉粉……
    
—————————————————————————
黄昏,在一个废弃的空地上,有一群人正在围攻一个赤裸着上身的人。
       
    
“再来啊!继续!”
    
    
  佩利兴奋的踹了一脚身边的人,又一个转身,挡下了身后的偷袭         
      
      
  “真是狂犬”         
   
    
领头的人咬咬牙,愤恨的说道      
   
     
已经围攻半个小时了,但是那个疯子似乎一点都不累,反而是我的人越来越少了,这样下去……      

   
想到这,那人便抄起一个铁棍,就往正在专心打架的佩利身上狠狠的砸了下去        
  

佩利虽然闪躲及时,但是肩膀还是挨了一棍子       

   
“唔”          
  
   
领头的人一愣,然后大喜道        
    
   
“兄弟们快上!这蠢狗已经受伤了!趁现在赶紧干掉他”       
   
那群人一听,急忙从四面八方涌向佩利,把他团团围住然后一拥而上     
  
   
  “哈哈哈!这才有趣啊!”           
   
  
佩利毫不畏惧,揉了揉被铁棒砸到的位置,舔了舔嘴边的血,然后又冲上去和那些人打起架来。
  
   
晚上,佩利一个人躺在空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上受了不少伤。过了一会,他从地上做起来,然后舔了舔手上的伤口
   
    
那些混蛋全都跑了,也真是没骨气。说起来今天晚饭怎么办呢?好想吃肉啊!
    
     
佩利这样想着,肚子开始叫了起来。他向后倒去,躺在地上,翻滚着                        
   
   
啊——好饿啊——好像吃肉——
  
   
佩利的前面突然出现了一双鞋,然后一个声音说道
 
   
“佩利你又躺在地上了!地上很凉很脏啊……啊!你又打架了吧!真是的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打架!受伤了又要帮你敷药!”
   
   
声音的主人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像是早就知道一样,从手上的塑料袋里拿出了消毒水和纱布,然后又拿了盒饭递给了从地上做起来的佩利。
  
   
“你虽然这么说不还是准备了这些东西吗……啊!肉包子!”
  
   
佩利瞄了一眼放在地上的各种伤药,然后习惯的把一只手伸出来,另一只手抓着肉包子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不是说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吗……哎呦!”
    
   
金说着,往佩利的手上缠着绷带,然后被佩利踹了一脚
  
   
“你别动啊!”
    
    
“又说我是狗!我就那么像吗!”
   
    
是很像啊
    
    
金在心里嘀咕着,手上的动作到是没慢
  
    
“我告诉你啊,你要是再受伤我就不来了!”
    
    
“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
   
   
“这次是真的!”
   
    
“这句你上次也说了”
   
    
“……”
  
   
佩利看着皱起眉头,拼命想着借口的金,“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喂!你笑什么啊!”
     
     
“没什么,笑一个傻子”
    
    
佩利停下了大笑,然后又看了看低下头有些红着脸的金,微笑着
   
   
因为知道你那些话都是骗我的,我才会每天打架。我打架受伤的话,你才会每天来这里看我啊
    

也许真的像他们说的,我是一条什么都不懂的蠢狗,但是我至少还知道,我喜欢你,金 。

(双金) 我和你(下)

“银,你说格瑞去参加凹凸大赛干嘛呢?”
  
   
金躺在草坪上随意的翻滚着,张口说道
   
    
“谁知道呢”
  
     
银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现在那个面瘫脸不在,他可以独占金了
  
   
“银,我也想去参加凹凸大赛”
  
    
金突然停住,趴在草坪上说
    
   
“……那里很危险哦”
      
     
“没关系的”
     
     
金突然站起来
     
     
“要是赢了,我就能找到姐姐了!”
    
    
“……好吧,我知道了”
       
     
银知道劝阻他根本没用,而且就算出事了……
    
     
也还有他呢。
    
      
“那么我就睡觉好了,不确定什么时候醒过来”
   
    
“嗯嗯,我知道了!”
   
     
银在金参加凹凸大赛的时候,其实悄悄的醒过来了几次,但是并没有告诉金。因为每次醒过来的时候,银看见的,都是格瑞。
      
       
金身边有那个家伙就够了吧,我只要默默的守着他就够了。
  
    
银每次都这样想着,然后就又睡了过去
    
     
尽管这样想着,银还是感觉自己,有些不对劲。
    
   
“……金”
    
      
一个夜晚,银叫着金的名字
   
   
“啊,银你醒了,你睡的真久啊!”
    
    
身边马上就传来熟悉的声音,让银有些怀念
    
    
“嗯”
    
      
“银我跟你说,在你睡着的时候,我交了很多朋友哦……”
    
    
银默默的听着金的话语,并没有出声打扰
   
   
“银”
   
   
“嗯?”
    
    
银突然听见金在叫自己的名字,下意识的应了一声
    
      
“你平时都在做什么呢?”
    
      
“睡觉啊”
   
  
“这样啊,好没意思哦”
   
   
不会啊
  
  
银在心里默默的回答
  
   
因为,我一直都在看着你啊
     
    
“银,你把手伸出来”
  
  
金慢慢的走向镜子,看着镜子里的银,然后伸出手说道
      
    
银疑惑的伸出手,叠在了金的手上然而他们触碰到的,只能是镜子
    
    
“银”
    
     
金有些遗憾的说着
  
   
“要是有一天,我能碰到你,那该多好啊”
    
     
银低下头,并没有回话,就这么过了一会,因开口道
    
     
“金,很晚了,快睡吧”
    
     
“哦哦对啊!我明天还跟紫堂越好去赚积分呢!我得赶紧睡觉!晚安了银!”
    
   
金抱头哀嚎了几声,然后马上钻到被窝里睡觉了
    
      
银看着自己的手,发着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一次,银睡的格外的久,以至于他刚醒来,就看见格瑞狼狈的样子和痛苦的金。
    
     
银虽然看不到金的样子,但能感受到金现在痛苦的感觉,这让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撕碎了
    
    
“没事的金”
     
      
金突然听见银的声音,愣住了
    
    
“银!格瑞他……”
    
    
“嗯,我知道”
    
   
银打断了金的话语
   
  
“没关系,闭上眼睛,好好休息吧,这里我来就好”
    
    
银的声音就像充满了魔力 让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失去了意识
    
   
对,就是这样
     
     
银暂时接管了金的身体,默默的想着
    
   
那些痛苦,黑暗,不幸,我来承受就好
   
   
银动了动手臂,适应着身体
   
    
你只要在阳光下笑着就可以了,而我,就是要保护着那份温暖才存在的。
    
      
银帮助金打败了鬼狐天冲,只是最后金醒了过来,银才早些退场,之后又回到了日常。银有时候会继续装睡,看着金每天做的事情,尽管他看不到金。
  
    
能知道他做什么事情,这就够了吧
    
   
银这么想着,直到有一天金兴冲冲的叫着自己的名字,银才发现,这并不够
   
    
“银我跟你说!我知道怎么能让你有自己的身体了!……”
     
      
尽管金的声音一直在自己旁边,但银完全没有听进去,只想着金说的能让自己出来的那句话
     
      
也就是说
  
   
银呆呆的看着自己有些颤抖的手
     
    
我能碰到他了!
   
     
那几天,银一直没有睡觉——开心的睡不着。期待着金说能让自己出来的那一天,而金认为银是因为能享受外面的世界而兴奋。
    
    
终于到了那一天了,金站在一个六芒星的法阵中央,旁边放着各种东西,还有另一个非常大的六芒星法阵
    
    
“银,准备好了吗?”
   
   
“嗯”
  
   
然后,银突然感到了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就像是灵魂要被抽走一样,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当银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了那个大的六芒星阵的中央,金正在旁边叫着他
   
   
“银你没事吧?”
   
    
银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金发少年,像是不可置信一样瞪大着眼睛
     
      
“你看!就像我说的,你有自己的身体了吧!我很厉害对不对!”
   
  
眼前的少年爽朗的笑着,就跟镜子里一样,只不过,比镜子里更温暖
   
    
银慢慢的抬起手,放在了金的手臂上,然后猛的一拉。
  
  
“呜哇!银你怎么了!哪里痛吗?”
   
    
金着急的的大喊着,一脸担心
  
   
银就像是傻了一样,一直看着金,然后慢慢的笑了
   
     
“真是太好了”
    
        
啊,我终于能触碰你了,我终于能拥抱你了,我也终于能跟你在一起了。 
      
   
    
      
    
  
END
—————————————————————————
感觉自己有些手生啊……还是写的不怎么好……
     
      

       

(安金) 光

  ooc

——————————————————————————
    安迷修身为一个优雅的骑士,喜欢行侠仗义,游走四方。但是这样的一个绅士,却总是被人黑……

    “恶心帅!”
   
    “中二病!”

    “哎你知道吗?这人是骑士居然没马?哈哈哈”

    “我跟你说,他的武器名叫凝三日和流三火!哈哈哈”

    “什么啊!太搞笑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安迷修每次听见这些传言,都是优雅的一笑,但是谁也没有发现,他攥成拳头的手
 
   为什么他们都要这么说呢?

   安迷修坐在岩石上,沉思着

   难道我有什么不对吗?

   师傅

   安迷修把攥成拳头的手放在胸口处,默念着骑士的守则

   “哇啊!”

   安迷修猛的站起身,看向发出惨叫的地方
  
   “真是的!格瑞要是在就好了?”

    身边的草丛里冲出一个带着帽子的男孩,因为帽檐压的很低,所以看不清脸
 
   “呜呜嗷嗷!”

   男孩身后紧追着一个像是花的怪物,那怪物挥舞着藤蔓,狠狠的向少年打去

   “小心!”

    安迷修下意识的就跳到了男孩的面前,用冷热流把藤蔓一分为二

    “刷!”

     一眨眼,安迷修就已经劈开了好几根藤蔓,那怪物见势不妙,慌忙向森林深处,逃走了

     “你没事吧?”

      安迷修转过身,微笑着看着身后的男孩
  
    “啊,谢谢你!”

    男孩摘下帽子,理了理头发和粘上杂草的衣服,笑着回答

    那一瞬间,安迷修以为自己看到了天使

    男孩金色的头发有些凌乱,蓝色像天空般的眼睛纯净无暇,脸上有些因为刚才的闪躲有了写红晕,逆着光笑着,身后似乎有着雪白的羽翼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安迷修突然想到这句话,然后瞬间有些脸红

    我怎么突然想到这个守则,我跟这个孩子是第一次见面啊!

    金迷茫的看了看有些手足无措的安迷修

    他在干什么?

    “那个……”
 
    安迷修听见金的声音,回过神

  “啊,对不起,刚才突然想到了一些事,你没受伤吧?”

    金摇了摇头

   “没有,多亏了你”

    金看了一眼安迷修手里的冷热流

    “那个……”

    “嗯?怎么了吗?”
  
   “你是安迷修吗?”

    “啊,你知道我啊”

    安迷修笑了笑
  
   “是的……听说过很多你的传言……”

    安迷修脸上的笑容似乎有些淡了
 
    “这样啊,那么……”

    “没关系的,我对你的骑士道有些感兴趣!”

    安迷修本来打算迈出的步伐停了停,有些诧异的看着金

    “虽然那些人说你没马,但是骑士要马做什么啊!”

    “而且骑士道我不认为有什么中二病的性质!”

    “凝晶和流焱这两个名字听起来挺帅的!”

     安迷修呆愣的看着金那灿烂的笑容

     第一次,有人对我说出这种话

     “啊,对了!我叫金!你能跟我说说骑士道的事吗?”

     安迷修看着金的脸,笑了

    “当然,我很乐意,金”

     两个人找了个阴凉的树荫,然后气氛和睦的讲着话

     “金你是来找姐姐的啊”

    “是啊,话说安迷修你是找你师兄的吧,咱俩有点像啊”

    “嗯”

    “啊,对了,安迷修我给你介绍我的朋友吧”

     金连忙起身,对着身边的人说道

     安迷修看着金向前跑去,眼里满是温柔

     骑士,就是要守护王子的幸福吧

    “安迷修!你在干什么?快来啊!”

     金回过头,冲树下的人招手

     安迷修微微一愣,看着金的笑颜,缓缓的起身

     “我马上来”

      不过,骑士跟王子在一起,似乎也不错呢。
    
       
      
   
      
END
——————————————————————————

(双金) 我跟你(上)

短篇
 
☆黑金的名字设定是银

幼儿园文笔

☆私设很多

那么

go

  外表看起来像太阳一样的金其实也有阴暗面,银的出现,就是最好的证明

  银从一出生就在金的意识里,只是金没有发现,并且他一直在沉睡而已

  银的苏醒,其实是个意外。

  那是一个雪天,幼小的金抱着在森林里好不容易找到的几株冰晶花,兴高采烈的往家跑去

  姐姐看见一定会开心的不得了!

  金兴冲冲的想着,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跟着的几个黑影,终于在一个拐角,金被那几个黑影堵在了角落里
 
  “喂,小孩,不想死的话就把手上的花给我们”

  其中一个刀疤脸贪婪的看着金怀里的冰晶花

  这可是上等货啊,能卖不少钱呢

  “小弟弟,你拿着这花太不安全了,不如让大哥哥们来帮你保管吧~”

  刀疤脸旁边的一个娘娘腔接话道

  “不要!这是我要送给姐姐的!”金死死的抱着怀里的花,摇摇头,不肯撒手。

  “那就别怪我们了”几个人顿时变了脸,刀疤脸伸手去抢,却被金狠狠的咬了一口

   “特么的敢咬我!”那人甩了甩手,恼羞成怒

   “把他往死里打!注意别弄脏了花!”

    “是老大!”

     金窝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忍受着身上的剧痛把那几株冰晶花护在身下,强忍着眼泪,不让那些打算抢夺花的人有可乘之机
     
     “这小崽子还不肯松手!”

      一个小喽啰急了,一棍子就打在了金的脑袋上,留下了鲜红的血迹
 
     金闭着眼睛,昏了过去,翻倒在一侧,手里还紧紧的攥着那几株冰晶花
    
     “这小子终于没气了”

      刀疤脸得意洋洋的伸手去抢那几株花,只是还没碰到,就被一只小手给打了下去

      “别碰它”

      “哎呦,你还没死透呢,那就继续打”
 
       刀疤脸看着手的主人,满不在乎的下着指令

       “老大,他的样子好像有些不对……”娘娘腔有些迟疑的开口道
      
        银发的孩子坐在雪地上,月光照耀着银发,看起来冉冉生辉,血红色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情绪,头发和脸颊旁边的血迹更添了几分血腥的美感。手上纯白的冰晶花被孩子放在胸前,看上去就像恶魔的白花一样,接了,就会带走你的生命。

       “真是麻烦”他还没睡够呢
  
        银皱了皱眉,看着自己手上的花,又回想着金的记忆

        原来是这个身体遇到麻烦了啊
 
        银很清楚,他只是一个人格而已,只是为了保护这个身体的主人才衍生出来的

       那么

      银看了看周围的人们

      该怎么处理这些垃圾呢

      “老大,他的头发不应该是金色的吗?”一个小喽啰指着银,缓慢的说

      “管他呢,反正只是一个小鬼而已,继续给我打!”
    
       刀疤脸不屑的说道

      银看着一拥而上的人们,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

      刀疤脸看着那些躺在地上的人和站在旁边仔细观察花的孩子,满脸不可置信。

     万一把花弄脏了,金会不高兴的

     银一脸认真的轻轻拍着花的花瓣

     刀疤脸一屁股坐在地上,惊恐的看着月下的银发孩子回想着刚才的打斗和当时金狼狈的样子

     这反差也太大了!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这么残忍的手段,真的是一个孩子能做出来的事吗!

    “赶紧带着你那些手下给我消失,别让我再看你们”

     银冷着眼,眼睛一撇。刀疤脸感到身上一寒,带着那些手下连滚带爬的逃走了。

      真是无聊啊

      银看着那些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黑夜中,慢慢走到路口前
  
      这样回去金会被秋骂的吧

      银拉着一小绺头发,看着上面的有些干涸的血迹,无意识的一转头,看见玻璃上的自己,有些呆愣

      金他会是什么样子呢

      银下意识的想到,然后马上摇头

      他长什么样子管我什么事

      不过

      银看了看手上因为月光的照耀,有些发亮的冰晶花回想着金的记忆

      一定,是个很温暖的人吧

      银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然后又用力的摇头

      我在想什么啊!我只是一个人格而已!管那么多干什么!

       已经有些晚了,赶紧先回家把身体包扎一下吧

       第二天早上,金起来的时候,发现他躺在自己的床上,昨晚的事就记得自己为了保护手上的花脑袋挨了一棍子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金摸了摸记忆里受伤的那个地方,发现已经裹了一层纱布
 
      原来不是梦啊

      金想着

      不过也对,真是梦的话那也太真了吧

      金慢吞吞的下了床,垫着脚打开了房门,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秋

      “姐姐,早上好!”

      “金,起来啦!”

       秋把放在腿上的书拿下来,连忙跑到金的身边,抱起他

       “没事吧?头还疼不疼?感没感到恶心?有没有想吐的感觉?要是没有不舒服那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姐姐给你做?”

        “姐姐我没事”金把脑袋靠着秋的肩膀上

        “金你知道吗?昨天晚上真的要把姐姐吓死了!你头发和衣服上都带着血,眼睛和头发的颜色也不一样,要不是你穿着出门的那件衣服我都快以为那是别人!幸好你今天早上就变回来了!”

       金把头靠在秋的肩膀上

      “姐姐,我没事的”

      头发和眼睛的颜色不一样?说起来昨天晚上我是怎么回去的呢?为什么一点都不记得了?不过这些还是不要说出来了,那样的话姐姐会担心的
  
      银这个时候已经睡着了,天知道昨天晚上他花了多大的劲才让秋相信他是金的,只不过那花银并没有给秋,他想让金亲自把花送给秋

     金在自己的桌子上找到那几株花,然后过几天银醒来的时候看见,那几株冰晶花正插在茶几的花瓶,逆着光,散发着闪耀的光辉。
     
   银醒来后用金的视觉看着这个世界

   有些无趣啊。

   银不禁这样想着

    金是什么样子的呢

   银愣了愣,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不知道为什么,金没有发现银的存在,而银也一点也不在乎,默默的保护着金。直到秋参加了凹凸大赛消失后的几天,金在镜子里,看见了一个陌生的人

  “你是谁?”

    金看着那个除了眼睛和头发颜色都跟自己很像的人问道。

   银在镜子里是侧身的样子,听金这么一说,转过身后,看见了一片金色

   金看着镜子里的人有些惊讶,瞪大着眼睛望着自己

   “为什么你跟我有些像呢?”

   银听到金的声音,一愣,缓过神,然后笑着说
 
   “因为,我是另一个你啊”
  
    太好了,终于见到你了。

    

TBC
——————————————————————————
说实话,要不是 和@叶柒柒和叶子酱 约好了要在这周之内发,我可能会拖好几周……懒癌晚期没办法啊……

   

(嘉金) 心

    短篇

    前面基本都是只有嘉德罗斯,后面一小段才有嘉金

    ooc可能很严重

    因为没看过别的嘉金文,所以万一有相似的一定是撞梗了(认真脸)

    微量雷祖(大概)
  
     幼儿园文笔

     那么

    go !

————————————————————————————
  嘉德罗斯有个秘密,他没有心
     不过对他来说,这种事根本无所谓。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感觉那个应该装着心脏的位置,有种奇怪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像是缺了什么的空缺感。
      嘉德罗斯对这种以前从没出现过的感受感到心烦,让他很不爽。
      每过一天,这种感觉好像就越强烈,嘉德罗斯也越来越心烦。
      到底缺了什么呢?
      嘉德罗斯有时候会这样想,然后就开始摔东西,以排解自己的烦闷
      有一天,嘉德罗斯跟人打架的时候发现,自己心中的烦闷感暂时不见了。他很高兴,认为自己终于知道缺了什么,于是就经常找人打架。
       直到有一天,圣空星已经没有人能打得过他的时候,嘉德罗斯感觉到那股烦人的空缺感,又出现了。
        知道凹凸大赛要开始的时候,嘉德罗斯毫不犹豫的报了名,他已经不想再继续这种感到烦躁的日子了。他想要战斗,跟强者战斗
        嘉德罗斯刚进入凹凸大赛的时候,就开始不断的找人跟他打架,想要填补内心那烦人的空缺感,直到他成了第一的时候,嘉德罗斯明白,他又要有那种让人烦躁的感觉了
         不过那烦人的日子并没有骚扰他多久,因为他遇到了格瑞,那个跟他一样强的人。
         嘉德罗斯发现格瑞后,就天天找他打架,直到格瑞被找烦了,天天躲着他,嘉德罗斯也因此要继续有那种感觉
         后来他又发现,只要做些别的事情,不让自己闲下来,也能减轻很多空缺感,哪怕是自己曾经以为只有打架才能暂时消失空缺感所以很久都没有做的事情——晒太阳
       但是只是减轻,就算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那种烦人的感觉依旧存在着,直到金的出现。
       第一次见到金的时候,嘉德罗斯很不屑
       只是一个普通的渣渣而已
       这是对金的第一印象,但是没过多久,他就改变了这个想法。
       嘉德罗斯去找格瑞的时候,金总是在他身边,每次嘉德罗斯看见金的时候,金总是带着阳光般的笑容
       “啊!嘉德罗斯!”金看见嘉德罗斯后,向他招手,脸上还是灿烂的笑容
        他的笑容真温暖啊
        这个念头把嘉德罗斯自己都吓了一跳,然后迅速的回答道
        “叫我干什么渣渣”
        “我不是渣渣!”
        ……
         嘉德罗斯慢慢发现,跟金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内心就不会有那种烦人的空缺感
         为什么呢?
         嘉德罗斯思考着,突然想起以前自己跟雷德的一段对话。
        “雷德”
         嘉德罗斯坐在悬崖边,望着下面的岩浆
        “什么事老大?”
        “我的这里总感觉空空的,你认为是什么原因?”嘉德罗斯指了指自己心脏的部位
        “因为老大你没有心啊”
        “雷德你不也没有吗?”嘉德罗斯皱了皱眉,看着雷德
         雷德转过头,看向正在专心做烧烤架没有注意到他们谈话内容的蒙特祖玛,笑着说
         “老大,心是可以找到的啊”
         雷德的脸上有一些嘉德罗斯不明白的情绪,但他没怎么在意,起身站起来道
         “吃饭吧”
         “好的老大!”
           ……
         “呦,嘉德罗斯!”金看着眼前似乎有些走神的嘉德罗斯喊道
          “渣渣,你怎么在这?”
          “碰巧路过而已,你又要去找格瑞打架?”对方又是露出阳光般的笑脸回答
          “是啊”嘉德罗斯有些心虚的看向别处
           “那就暂时别打了,今天天气这么好,来晒太阳吧!”金指着旁边的一棵大树,向嘉德罗斯发出邀请
            “那我就大发慈悲的答应你一次好了”嘉德罗斯看了看万里无云的天空,同意了
            然后一颗大树下,两个金发少年靠着树干,在树荫底下享受着午后
            就在嘉德罗斯快要睡着的时候,肩膀上突然的重量让他清醒了不少,他微微侧头,看见已经睡着的金靠着他的肩膀,嘉德罗斯有些愣神,盯着金的睡脸。
            雷德,你是对的
           嘉德罗斯笑了,微微的转头
           我找到我的心了
           嘉德罗斯轻吻了金的脸颊
           亲了,就是我的人了

END
——————————————————————————————
    这个短篇是今天早上早自习突然想出来的,然后晚上就偷偷的背着父母拿了手机……最后一幕其实有些纠结,本来是想写亲吻头发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写出来,所以就换了一下。最后一句话可能是某个太太的文或画里的吧,突然想起就用了一下,所以请那个太太不要生气啊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