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成为段子写手了
因为太懒
头像@暮雨浔茶,暮笙笙给我写的!


打算成为大头画手



是个无所事事的废人,不习惯回复评论,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知道我名字的含义吗,
自己一个人消失。
隐,谁也不会记得”

隐藏

*刀子

*后期特别水请注意
      
      
      
      
      
安迷修在一家花店打工,因为人长得帅且待人彬彬有礼,所以这家花店也是小有名气,店长为了增加花店的营业额还添加了“送花上门”服务。至于送花的人——自然是安迷修了,而店长也是很体谅的给他涨了工资以及各种劝说,安迷修才勉强的答应了这个工作。

意料之外,送花服务异常火爆,以至于安迷修忙前忙后的,每天几乎脚不沾地,而店长意料之中的样子,拍了拍疲惫不堪的安迷修的肩膀,欣慰的说

“小伙子要多锻炼才行”

安迷修一脸生无可恋

“……店长我不想干了”

送花服务持续一周之后,安迷修终于忍受不了,提出要取消送花的服务,不管店长怎么跟他说,他也坚决的不肯继续做了

“好吧好吧,那这个就是最后一单,你送过去就不用继续送花了”

店长把一盆向日葵塞到他手里,然后把他推出了店门并一把关上,安迷修无奈的看着紧闭的店门,叹了口气,然后认命的打开了向日葵花土上插着的一个小纸条

凹凸医院吗,看来是个病人呢

他这样想着,一边抱着花一边跑向医院,向日葵因为奔跑的颠簸,花朵摇摆不定,花瓣在阳光的照射下发撒着耀眼的光芒

401号房

安迷修抬头看了看号码牌,礼貌性的敲了敲门

“哪位?”

屋里的人声音清脆又有些爽朗,虽然有些虚弱却不难听出是个少年

“您好,我是来送花的”

“送花?可是我没有定什么花啊?”

病房内响起少年疑惑的声音,以及轮椅行动的声音

“咔哒”

面前的门被打开,映入眼帘的是少年金橙色的头发,他微微歪着头,脸色显得有些苍白,湖蓝色的眼睛看起来有些迷茫,如果不是他坐着轮椅的话,安迷修可能会以为他是来陪护病人的家属

毕竟这么阳光的男孩子谁都不会认为他是个有症状的病人。

“真是奇怪,我并没有订过花啊,姐姐也不会订”

少年放下扶着门把的手,摸了摸下巴,一副思考的样子

“啊抱歉,那个纸条方便给我看看吗?”

眼前的人显得有些无奈,安迷修回过神,有些红着脸递给了少年纸条,然后低着头紧抱着花盆站在门口,似乎有些紧张

“啊,原来是送错了,我就说嘛,这盆花应该是407号房的”

听见少年这么说,安迷修下意识的看了眼那张纸条,上面的七数字有些糊了,安迷修又没有细看所以看成了一

“啊……真是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

安迷修涨红了脸,用手挠了挠脸颊,有些尴尬的笑着,怀里的向日葵一晃一晃的,像是有些高兴。

“没事没事,这种事情很平常啊,下次注意下就好”

湖蓝色的眼睛微微缩小,少年的脸上露出了温暖的笑容,窗边的风轻轻的吹拂着金黄色的发丝,似是天使在旁边耳语,安迷修不由得看呆了,少年歪了歪头,有些疑惑的看着面前有些呆楞的人,安迷修这才回神,红着脸故作正经
的咳嗽了几声

“那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再见,这次是真的非常抱歉”

安迷修转过身,没走几步就停了下来,他回头看向刚刚的病房,已经关上了门。看来病房主人已经回去了,安迷修抬头看了看房间牌,病人名字那里写着‘金’

名字很适合呢

他不禁这样想。

安迷修在这之后,鬼使神差的买了一盆满天星敲响了名为金的少年的病房门

“来了~”

慢慢悠悠的声音传了过来,紧接着就是熟悉的轮椅声,门被轻轻打开,渐渐显出了熟悉的金发,安迷修看着渐渐出现的人,心里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

“啊,原来是您啊,前两天的那个人”

看见对方这么说,安迷修感觉自己脸开始有点烫了,他拿着带来的几束满天星,手心有点出汗,他开口说道

“上次的事情给您添麻烦了,这是我的歉意”

安迷修把手中的花举起,伸到对面的人的面前,颇有几分羞涩的小男孩给心上人送花的模样。金看了看安迷修手中的花,笑着接过了

“谢谢,我很喜欢”

听见少年这样说,安迷修感觉自己送了口气,傻傻的笑了起来,两个人就这样傻笑了一会

“我能……以后都来找你吗?”

安迷修有些小心的问道,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还想以后再见到他,害怕被对方拒绝

“当然可以了!”

得到对方肯定的回答,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我好像还没自我介绍啊哈哈,我叫安迷修,在不远处的花店打工”

安迷修猛然记起自己还没对金说他的名字,急忙开口道

“你好啊安迷修!我是金!”

轮椅上的人挥了挥手,笑着说道。两个人闲聊了一会,发现兴趣相投,彼此都非常开心

“金你为什么会坐在轮椅上?”

安迷修问出了一直压在心底的问题

“出了车祸,双腿的神经出了些毛病”

“不过很快就会复原的啦,不用担心,我还想去各个地方旅行呢!”

那灿烂的笑容仿佛像是在说无足轻重的事情,看起来毫不在意,这一刻的安迷修突然想看见,金他站起来的样子。

相处的四个月中,安迷修有空就会来看金,并且会推着他到医院附近看看,然后讲各种笑话逗金开心,金也会跟安迷修说他最近的情况越来越好,很快就能出院了之类的话。

“安迷修你看!我的腿比昨天更灵活了!我应该很快就能出院了!”

金他每天都这样跟安迷修说,安迷修每当这时看着金的眼里,都充斥着无奈,和爱恋。

安迷修是知道的——他喜欢金这件事,并且是一见钟情。但是他感觉金对他似乎没那个意思

贸然表露心意只会让他感到困扰吧

抱着这样想法的安迷修并没有对金表白,他决定,守护金一辈子,哪怕他最后爱的不是他,安迷修也满足与跟他在一起的时光了。

窗台上的满天星,因为风的吹拂而轻飘下了几个花瓣,在空中翩翩起舞着,最后悄然的落下。
     
      
四个月后的某一天,安迷修带着几束满天星习以为常的推开了401号病房的门

“金,我来了,今天感觉怎么……”

一进门就能看见的病床上,只有凌乱的被子,却没有金的身影

“金?”

安迷修环顾了下四周,轮椅还好好的放在那里,并没有移动过,安迷修的大脑一片空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金的病房里进来了一名护士,安迷修转过身面相那个护士,正打算开口,护士却先他一步

“您是金的朋友安迷修先生吧?”

“是的,请问金去哪了?”

安迷修迫不及待的问护士,他希望金是能够走动了

“很抱歉”

“金先生他,已经去世了”

“啪”

手中的满天星掉在了地上,花瓣四处飞舞,支离破碎。

“这是金先生让我帮忙交给你的”

护士拿出了一个小纸条,原本呆立在原地的安迷修,迅速的接过纸条看了一会

是金的字迹

他突然这样想

“墙上东西的里面”

安迷修回头看着墙上,什么也没有挂,偶然间看到了窗台里的花,他犹豫了下,把花瓶里的花给移出来,花瓶里藏着一封信。安迷修抬起有些轻微颤抖的手,打开了干净的纸面

给安迷修:

    安哥,你今天应该也是准点来的吧,是不是没有看见我所以有些不安啊~嘿嘿,我没什么事的,只是去了另一个世界而已啦,别感到悲伤,我相信我会以另一个方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对了,花瓶里的满天星,你那个你给我的赔礼,我照顾的很棒对不对!其实有好几次我都差点忘了浇水哈哈……不过它还是活着对吧!真是坚强啊,至少我比它要脆弱的多,真是感到不甘心啊……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的,自己活不了多久了,据说是在车祸的时候,车在逃逸的过程中不仅压断了我的腿,而且在撞到我的时候车前面的保险杠狠狠的撞在了我的胸膛上,肋骨断了几根,心脏也因为冲撞导致异常虚弱,老实说我本来在那个时候就应该死掉了的,还真是奇怪啊~唔,可能是为了,要遇见你吧,老天还真是残忍,给了我一个希望,却把我的生命又收回到他的手里。啊,安哥,我好像还没告诉你吧,那你就好好的给我听好!我啊,喜欢着安哥,是想要在一起的那种喜欢。

其实本来打算,出院了以后就跟安迷修你说的,但是没想到病情突然恶化了哈哈,不过安哥应该是个直男吧,所以就没有早点跟你说清楚,就觉得,在你旁边看着你就已经足够了,我甚至还想要在你的婚礼上给你和你的新娘送上礼物和祝福呢!……好吧好吧,老实说我的确是会给你祝福的,只不过不会去婚礼现场而已,因为那个场景,光是想想就足够心痛的了,去现场的话我可能会直接哭出来吧,平时的话还能忍住呢看来我的心里承受能力还是不过坚强啊——不过我现在,应该就算想看见也看不到了吧,人果然不能太贪心吗哈哈,安哥你结婚的时候记得要来我的墓前跟我说一下啊,我喜欢的人结婚了我也想要知道一下嘿嘿。

好啦,我知道突然离去吓了你一跳,原谅我吧,我只是不想让你在那段时间也沉浸在伤感中,我要是说了安哥你一定会想尽办法找到我能继续活下去的方法吧,我可不想让你为这种没有结果的事情累的筋疲力尽,这是我的一点小小的私心而已~

安哥,我真的很想跟你一起度过每分每秒,我直到现在还在想着不久前你带我去医院附近看的湖,那里真的很漂亮,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想再去那里,不止是那里,我还想跟你一起去街上玩,你上次给我的东西太好吃了!虽然我忘了叫什么了,不过是不久前的事所以我想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吧,帮我买些放到我的墓前吧,拜托啦~最好的安迷修~满足我这点小小的心愿吧嘻嘻

啊呀!不小心说了这么多眼泪也不小心滴到纸上了哇啊啊!到时候你会不会看不清啊!看不清就糟糕了啊,这可不行,啊……有点累了呢,越来越困了啊哈哈,那我最后就说一下重点好了,要认真听哦!
     
    
     
安迷修,我爱你,带着我的份,好好的活下去吧,约好了哦! 
     
          
           
                
                                            
            
                                                                                                                     最爱你的人   金

        
几个月后,安迷修自己用积蓄开了家花店,安稳的生活着,不知道为什么,他那里的花都比其他店里的花都要好,尤其是满天星

某天在街上偶然路过了一个女人,她手里抱着一个婴儿,当时安迷修正好从店里出来,那个孩子看见安迷修,就哭个不听,女人怎么哄都不行,安迷修也因为对小孩子没辙而不知所措。婴儿看着安迷修的身后,渐渐停止了哭泣,然后开心的笑了,女人和安迷修都感到莫名其妙

安迷修身后的人轻轻的拍动了下洁白的羽翼,金色的头发轻微晃动了下,他微笑着做出禁声的手势,轻轻的对着婴儿摇了摇头

“嘘,可不能让他发现啊。”

评论(9)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