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语

已经成为段子写手了
因为太懒
偶尔删文,感觉是黑历史。

问:选妃大典最后为什么变成了以武选夫?

*秋性转
    
   
*特别ooc

*注意避雷
     
    
*后期特别水请注意

有这么一个国家叫做登格鲁,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国王金在摄政王秋和身边贤臣们的帮助下把国家管理的井井有条,人民安居乐业,可谓是欣欣向荣。
 

然而就是这样的情况,最近金国王也有一件让人烦心的事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臣子们和人民们都纷纷表示,希望国王选妃。
  
   
金表示懵逼
   
   
然后想法设法的糊弄过去。
   
    
臣子A:“陛下,臣认为您也应该关注一下自己的终身大事了。”
   
   
金:“……关于这个我觉得还是先聊聊跟雷王星的贸易关系比较好。”
   
  
臣子B:“陛下,某家小姐给您写了情书,要不考虑下,建立后宫然后纳进去。”
  
   
金:“……爱卿对朕的关心朕心领了,不过比起这些还是我国跟圣空国外交问题比较重要。”
  
  
以上的对话数不胜数。
   
   
然后某天在短暂空闲的时间里,金深刻的思考着这件事
  
  
……
 
   
你们就这么想让我建后宫吗???
   
   
最后,金在子民们如同潮水般的晋见和大臣们无数次的“关怀”下,不得已举办了选妃大典
  
    
据说摄政王虽然反对了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有人用国王的照片收买了秋大人,虽然那些人最后都被摄政王大人暴打了一顿)
     
    
选妃大典开始之前,金在大典开始之前在全国展开了选举活动,根据百姓的进柬,也让平民也可以参加选举,这个规则获得了一直好评。
   
   
金:反正应该也没多少人来,随便搞搞吧。
   
   
让金没想到是,彩选会场异常火爆,上至八十岁老人,下至七岁儿童。原本只有两三个的彩选会场,不得不扩大了规模并且详细设定了规则。
    
    
等到正式选举的人员名单到达金的手中的时候,已经是一周后的事情了。
     
     
金一脸不情愿的翻了翻面前的名单,双手突然顿住
   
    
“为什么有男人的资料???”
   
    
“因为您没说性别必须是女啊”
    
   
……这种事原来还需要说吗?
   
     
金:我选择狗带。
   
    
国家的高层并没有插手彩选的事,因为金没有让他们管理这事,但是到了最后的选举,他们就会“帮助”国王来挑选他的妃子。
   
    
而且各路贵族和其他友好国在“尽心尽力”的帮助着国王挑选着合适的人选
     
    
虽然只是表面的。
    
   
协助国王工作的心腹以及充当贴身侍卫的格瑞大人本来打算跟王说选妃的事情应该延后才对,然而这次国王问他的意见时却意外的赞同了。
         
然后身为暗杀部队的教官的神近耀阁下在听见王要选妃这个传言后,本来想马上请柬并劝说王万万不可,却在去大殿的路上被某几个高官给拦了下来,因此就没把手中代表抗议的奏折给交到金的手上。
    
    
在神近耀被几个高官拦下来之前,我们先提前几个时辰。
  
   
在大殿定下这件事的时候,其实有几个人,就在现场密谋好了
  
    
而且还是团队合作。
   
    
文官紫堂幻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其实心里早已打好算盘,打算在选妃大典上给预选者出的考题动些手脚。
     
     
谋士凯莉依旧咬着她的棒棒糖,打算看好戏的样子,老老实实的做完王交给她的‘安排预选者在宫里的衣食住行’的工作。实则正是如此,并且每天都把预选者集中在一起,名曰,交流感情
    
    
然后找各种理由减少人员
    
    
我们可以称之为,找茬。
    
    
宫廷舞师的小柠檬虽为舞者,但也和王是至交的好友,在一次闲聊中听说王说要举办选妃大典,小柠檬就提议说要一起帮忙
     
     
金满心欢喜的答应了,并且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小柠檬在帮忙布置的时候,装作很迷糊的样子在预选者所在的区域地板加了些东西
    
   
关于是什么东西我们还是暂且不谈,只是她本人一本正经的说是
      
    
“这是祈福,神会帮助他们,让他们的状态超常发挥。”
     
   
宫廷一流的驯兽师银爵先生,在听见要举办选妃大典的时候依旧保持着一张面瘫脸,只不过在即兴表演的节目单上,他故意写了许多小型的动物,而且数量很多。虽然大多都是具有非常高的攻击性且特别怕生。
    
  
银爵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他故意没有让那些小动物带上锁链,说是不好表演所以没有带。
     
    
安迷修作为王的亲卫队队长,自然不能坐以待毙,虽然也在去大殿的路上突然被几个人拦下来,然后突然加入了他们。
    
   
在那之后,安迷修队长用了一天时间,把他的两把剑磨得闪闪发光,寒气逼人
     
    
这好像是那两把剑最锋利的时候。
    
    
在大典开始的前一天,邻国的谋士卡米尔在游历的过程中听到这个消息后,就马上回了雷王星向雷狮国王汇报这个事情,然而从时间上已经不可能阻止
    
    
最终决定由外交官帕洛斯去跟金进行交涉,让雷狮能够在选妃大典上出场,美名曰—— 加强两国的友好关系
     
    
将军佩利也作为宠物,为了提高王的好感度陪同帕洛斯一起前去
     
    
军师卡米尔在挑选制作蛋糕的材料,以及在犹豫在送给金国王的甜点里要不要加安眠药,这样方便带回雷王星。
    
    
至于雷狮国王,他在准备聘礼以及计划。
   
    
帕洛斯在交涉的过程中,也被拉进了高层的组织,并且带上了自己队友雷狮他们。
    
   
嘉德罗斯国王是最晚知道的,是在选妃大典的前一晚收到了王的请帖
   
    
他在震怒之后,迅速动身前往王的所在地,虽然在半途被人拦了下来然后莫名的跟金国家的政治高层开始了短暂的合作。
     
    
关于他们为什么这么团结,一致对外
    
    
那是因为在选妃大典那种很多人都会关注的情况下,是宣誓主权打击其他弱小对手的最好时机啊!
   
    
关于到底是谁的主权
      
   
那到时候就个凭本事了。
     
  
到了大典的日子,所以人都在忙着
     
    
安队长待人温和友善,所以负责检查宾客带来的物品,还有护卫
    
   
当时的安迷修把两把剑拿在手里,那两把剑闪烁着寒光,安队一边对那些预选者温柔相向,一边在手里‘漫不经心的’摆弄着双剑
      
    
队友们都说,安队长今天似乎对被他磨得闪烁着银光的两把剑爱不释手
    
    
甚至偶尔还“不小心”把刀尖指向预选者。
       
   
今天的安队长身边似乎漂浮着寒气。
   
    
宾客里的雷狮国王被安队长暂时堵在了外面
     
   
理由是金银财宝太多,检查之后才能进去,但是需要很长时间
   
   
然后雷狮国王带来的聘礼被安队长暂时扣押后,才进去了。
    
    
嘉德罗斯很意外的没有像雷狮那样带来了许多珠宝,并且可说是两手空空
          
  
但是谁知道他在打什么算盘呢。
   
     
时间一转眼就过去,选妃大典已经快要开始了,金早就做好心理准备,做到了主位上,身边站着格瑞,面前的两旁分别就是紫堂幻和凯莉了。
   
    
本来应该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时候,大典上却‘意外’不断。
   
   
就比如
    
   
宫廷驯兽师银爵在选妃大典期间,任由自己的宠物到处乱跑导致几个预选者被抓伤。
     
   
银爵先生一脸面瘫的解释着,只是巧合
    
   
由于银爵先生的身份以及跟王的关系,以及银爵先生坚持说这些小动物很乖,不会主动伤人的情况下,那几个伤者还是放弃了要求银爵先生赔偿医药费等费用。
     
      
在预选者的座位以及附近,不知道为什么被人撒上了痒痒粉,就是那种碰到后会全身发痒的药品,很不幸有几个预选者中了招。
     
    
在追查是谁放的药品时,有几个侍女说看见舞女柠檬在附近祈福,但是这件事被王强烈的否决了,并保证自己的舞者好友绝对不会这么做
      
     
于是这件事就不了了之。
    
    
在举行大典的过程中,雷狮国王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机会撩金国王,每次金国王都是一副很困扰的样子,虽然他满脸通红手足无措的样子非常可爱,但还是被其他大臣给拦了下来并且要求雷狮国王要跟金国王保持距离。
      
  
紫堂幻文管在大典上跟金国王汇报工作的时候拿着众多文书,然后‘一不小心’脚下一滑扑向了面前坐在王座上的金国王,文书都掉到了地上,金国王站起来本想扶住紫堂幻,却被紫堂抱住,身体后仰然后又狠狠的靠在椅背上,金国王哀嚎着,用手碰了碰被磕到的地方。
    
   
紫堂幻抬起头,练练道歉,却没有起身,而是用手握住了金正在揉脑袋的手,然后把金的手移开,之后一边关心的问“没事吧?”一边用自己的手轻轻的揉着金磕到的地方
    
     
之后两个人就被迅速的分开了。并且紫堂文官被剥夺了跟国王报告进度的业务。
         
      
在大典上主职是贴身侍卫格瑞并没有什么做明显的事情,只是每次都弯下腰靠近金国王的身边说些悄悄话,并且很多次都差点亲到国王了而已
    
      
就只是这样
     
      
之后格瑞就被调离了金的身边换成站在旁边的柱子前。

安迷修就服侍在金的身侧,标准的立正姿势,微微的低着头,悄悄的看着离他不远的心上人。
      
      
“安迷修”
         
     
金小声的对着身边的骑士说
     
     
“怎,怎么了吗?我的王”
    
     
安迷修吓了一跳,有些紧张的问
   
     
“这个给你”
     
      
王座上的少年悄悄的递给骑士一条冰手帕
     
      
“我看你站的有些久,还晒着太阳有点辛苦,这个手帕我让侍从用冰水凉过了,你擦擦自己的脸吧”
       
    
金并没有看着安迷修,因为在众人的目光下不能有什么动作太大的行为,他小声的低估着,声音刚好到能够听见的程度。安迷修看着金的侧脸,笑着回答说
     
    
“谢谢您,陛下”
     
      
他把手帕放进了自己的怀里
     
      
然后,就被雷狮国王以打扰金国王为由移到了和格瑞侍卫不远的地方。
    
   
帕洛斯跟金国王满面笑容的说着话,时刻不忘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找个机会拐走金,他就赢了。

     
之后帕洛斯先生被调离了位置并且禁止跟国王搭话。
   
     
卡米尔冷眼看着,时不时喂给金国王几口蛋糕,然后他被调到厨房去帮忙了。
    
     
佩利完全不明白为什么王身边的人都被调离了

在他喝了些许的酒后就完全黏上了金国王,从侧面抱住金后就迷迷糊糊的在金身上睡着了,趴在年轻国王的身上。
    
    
金命令侍从准备醒酒茶,然后让佩利将军在旁边躺了会之后,酒才醒下去不少。
     
      
嘉德罗斯在暗中幸灾乐祸,表面上假装品茶,偷看大典上一脸无奈的金国王。实则是抓住机会,在休息的时候走到金国王的面前,弯下腰用手挑起王的下巴,使他跟自己对视,随后冷笑一声,道
    
    
“渣渣,只要你跟我结婚,圣空国我就当做聘礼送给你了”
    
    
在大庭广众之下圣空星的王居然说出这么语惊四座的话!
     
  
几乎所有人都是懵逼的
     
     
包括金。
        
      
在那之后,嘉德罗斯国王的脖子前就多了一把小刀,握着那把小刀的人,正是神近耀影卫。神近耀打掉嘉德罗斯的手,挡在了两个人之间。两个人就这么对峙着,互不相让。
      
      
“嘉德罗斯,你这话就不对了”
      
      
众人看向声音的源头,是雷狮。
       
    
金一下子从懵逼的模式中清醒过来,用着求救的眼神看着雷狮
     
   
“那小鬼明明是要嫁给本大爷的啊”
      
    
……
   
  
他俩到底什么意思?这不是我的选妃大典吗???
    
  
然后
    
  
格瑞拿起了他的烈斩刀,凯莉拿出了她的星月镖,紫堂幻拿出了他的斯巴达笔,嘉德罗斯举起了他的大罗神通棍,雷狮扛起了他的雷神之锤,帕洛斯召唤出了他的暗影使者,卡米尔一副严阵以待的备战状态,佩利虽然不明白是什么状况,但是看见其他人都拿出了自己的武器以为是要打架所以也兴奋的召唤出了自己的武器,安迷修拔出了他的双剑,银爵召出了他的锁链,小柠檬拿出了她的玻璃锥,神近耀准备好了他的暗器。
     
     
原本紧张的局势应该打起来
    
   
但是有人突然发现金国王和摄政王,不见了。
      
    
然后,秋就站在高台上另一边站着突然被哥哥拉走不知所云的金,高喊着
      
     
“我宣布,比武招亲,现在开始!要是想要娶金,就先打过我!我要让你们这些小兔崽子知道,金是我的!”
     
       
金:哥,你在说什么?这不是我的选妃大典吗?
   
     
     
       
      
    
END.
——————————————————————————
雷王星是个国家,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取其他名字。

评论(21)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