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隐

已经成为段子写手了。
沉迷搞事
头像@暮雨浔茶,暮笙笙给我写的!【骄傲】
正在打算成为大头画手



是个无所事事的废人,还是个天然黑




“知道我名字的含义吗,
自己一个人消失。
隐,谁也不会记得”

(all金) 正片开始

@透明人一个qwq  @盏茶做酒——债多不愁  @被懒惰附身的WB 的联文

链接简直要我命,我还是直接说得了

第一章 @透明人一个qwq
和大佬们的联文

第二章 @被懒惰附身的WB
游乐园的粉兔子先生

第三章 @盏茶做酒——债多不愁
游乐园的兔子先生
 
    
☆没有黑金,设定他们两个是一个人
  
☆ooc
   
话说,我TM在写啥???
  
——————————————————————————
“你们一定抓错人了!格瑞不可能是凶手!”
    
    
金伸出手,想把面前的格瑞拉起来,却被雷狮挡在身前,金直盯着雷狮,似是在质问
   
    
“雷狮,你也认为格瑞是凶手吗?”
   
   
“小鬼你先冷静些”
   
    
雷狮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回答金的问题
  
    
“卡米尔,你也认为格瑞不会是凶手的对吧?”
   
    
金就像没听见雷狮的话一样,转过头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旁边的卡米尔,却看见卡米尔把头侧到一边,不去看他
   
    
“……你们都认为格瑞是凶手?”
    
    
金低下头,帽子遮住了脸,看不清他现在的表情,他抱着双臂,有些颤抖的问
    
    
没有人出声。
   
   
“……为什么?我们不都是朋友吗?”
  
   
“我们也相信他,但是格瑞必须跟我们走一趟,这是规矩”
   
   
雷狮淡淡的看了眼面前的金,回答着
   
    
“为什么啊,为什么不相信他啊!”
   
    
金往后退了一步,大叫了一声,把身边的警察吓了一跳
 

“金你冷静点!”
  
   
卡米尔一愣,他完全没有想到金的反应会这样激烈,连忙劝说着
   
    
“到底是为什么啊!为什么你们……”
   
   
“咣”
   
   
“唔!”
   
   
一声闷响后,声音突然戛然而止,卡米尔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兄长对着金的胸膛打了一拳,虽然下手不重,但还是让金摇摇晃晃的跌坐在地上,金捂着自己被打的地方,有些发蒙
 
   
“小鬼,你给我冷静一点,我们也相信格瑞,只不过必须按程序来才行,认识这么长时间你也对我们的工作多少也有些了解,我相信格瑞那个家伙也能很快就通过,你就先在这里冷静一下吧”
 
     
“把格瑞带到警局去”
  
   
“是!”
   
    
“喂,你们,把现场给我看好了,不许让任何无关人员进来瞎凑热闹,入口给我封锁了,暂时不能让任何人出去”
  
    
“是,队长!”
   
    
“那边的,安迷修那个白痴还没来吗?”
   
    
“安科长正在路上,预计还有五分钟才能到的现场”
    
    
“那神近耀呢?”
    
    
“他跟安科长在一起,正在前往我们这里,”
   
    
“让那两个混蛋给我提速,我要在两分钟之内看见他们两个”
   
   
“所有人都不许擅自行动!老老实实的给我待在自己的岗位上,要是让我发现有人偷懒,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雷狮转过身,对手下着命令,颇有着大将的风范,卡米尔在旁边静静的站着,看样子是处于待命的状态
   
    
金坐在地上垂下头,逐渐握紧了手,站在旁边的卡米尔注意到了金的变化,用余光看着他
   
     
“……你们说的是,我必须冷静下来”
   
      
头发里不知什么时候掺了几分银色,金勉强的站起身,腿时候因为长时间坐在地上有些麻木,卡米尔伸出手,扶住了他
   
    
“冷静下来了吧”
  
  
雷狮并没有转过身,跺着脚,看向封锁线的方向,那里已经有了一大堆围观群众不断的向他们这边用手机拍照
   
    
“嗯,冷静了,谢谢你雷狮”
   
     
金勉强的笑了笑,有些虚弱的把头靠向了卡米尔,雷狮往后撇了一眼,有些不爽的走上前,拉过金,让他和自己对视
   
    
“头发都变了,看样子没问题了,剩下的就等安迷修那个傻子和哑巴神近耀过来就行了”
   
    
“说耀是哑巴也太过分了吧,他只是话比较少而已啊”
   
    
金小声嘀咕,还是让听力很好的雷狮听见了
    
   
“我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小鬼你管得着吗”
     
   
看着雷狮突然凑过来的脸,金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用力摆手,慌忙否认
   
    
“没有没有,我什么也没说”
 

“恶党!你这混蛋在对金做什么!”
   
    
“啪”
    
   
雷狮稳稳的接住了身侧被扔过来的笔,把玩着,站直了身子,回头对着后面的人说着
   
   
“哟,终于来了啊”
   
    
“我和神近耀在路上的时候电话都快被你的手下打爆了,能不赶紧来吗”
   
    
安迷修没好气的说道,旁边的神近耀没有说话,但是能看出来很无奈
    
    
神近耀走到金旁边,用手戳了戳金的肩膀,金抬头对上了神近耀的眼睛,他的眼睛就像会说话一样,金瞬间就明白神近耀是在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还进入了工作的状态。
   
    
“我和卡米尔来这里玩,打算离开的时候碰到了雷狮,才知道这里出事了,格瑞被当成了凶手带走了,我刚才情绪太激动,雷狮帮我冷静了下来”
   
   
金有些疲倦的笑了笑,发梢的银色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神秘的色彩
       
   
肩膀上搭上了一只手,金回头,正对上卡米尔蓝色的眼睛,两个人默契的点了点头,金继续对神近耀说道
   
    
“放心吧,我没事,这个时候还是工作重要,你和安迷修去忙吧,我和卡米尔雷狮他们去警局”
    
    
安迷修似乎还想说什么,欲言又止,只好拎着他的勘察箱,走向现场,神近耀看了眼安迷修是身影,也点了点头,跟在安迷修的身后。
   
    
“队长,我们找到了个可疑人物!”
    
    
雷狮的不远处,两三个警员正压着一个男人,那个男的一脸惊恐,摇着头,不停的否认着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个路过的人啊!警察先生请你们相信我!”
   
    
雷狮斜眼看着卡米尔,像是在询问着某些事情
   
     
看着自己的弟弟摇了摇头,雷狮眼神一暗
   
   
“带走!”
   
   
“是!”
    
     
“现场就交给安白痴和那个哑巴了,一小队负责查找监控,二小队负责寻找有没有目击证人,毕竟游乐场人流量这么大的地方凶手再怎么谨慎应该也会有百密一疏的时候。我,小鬼和卡米尔去审讯室,其他人在现场协助那两个人办案,要是被我发现有人偷懒,就过来上我这里领惩罚吧!我们走!”
   
    
雷狮熟练对着身边的人下令,卡米尔和金也像习惯了一样,在身后跟着雷狮,上了返程的警车,金在警车上有些魂不守舍。
   
  
虽然以前也跟雷狮他们一起参与调查过,但是这次格瑞也牵扯进去,这让事情变得有些复杂,金有些烦躁的咬了咬嘴唇

  
 
格瑞,我一定会帮你洗清嫌疑的。
  
   
 
审讯室
 
  
“砰!”
 
 
嘉德罗斯用力拍了下桌子,抬眼看向面前坐椅子上被吓的瑟瑟发抖的男人,嘲讽的说道
   
    
“说吧,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旁边负责记笔录的凯莉咬着棒棒糖看了眼有些裂缝的桌子,慢慢的把桌上的电脑放到了自己的腿上。
    
    
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二张桌子了。
    
    
“警官,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
    
    
“砰!”
    
   
这次的声音比刚才还要大,桌子上的裂缝多了些
    
   
“不,知,道?”
   
   
嘉德罗斯的声音骤然提高了许多,他一字一顿的说道
   
   
“什么都不知道还能把你抓来这里?我告诉你,老老实实的交代能少些麻烦”
  
   
凯莉的右手在键盘上飞快的敲打着, 她把嘴里的棒棒糖从嘴里拿出来,眼光在屏幕上没有离开过,过了不久在键盘上的那只手骤然停下,然后不紧不慢的说着
   
   
“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不然,可就没机会了”
    
   
“我,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
    
    
男人迅速的摸了下自己颈部,然后马上把手放下,哭丧着脸回答
   
    
看着那名男子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嘉德罗斯皱了皱眉,回头看向身后被玻璃板隔着的另一个房间里,金和卡米尔在看着审讯过程。
     
   
收到嘉德罗斯的信号,金疑惑的看了看身旁的卡米尔,他的头发似乎长了些,发梢上的银色似乎有些扩散,随意的搭在肩膀上和脖子旁边
   
   
“他有问题”
   
   
卡米尔拿起话筒,非常肯定的说道,嘉德罗斯听见卡米尔这么说,也把视线收了回去,继续审讯着
    
     
“卡米尔,这个人看起来好像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他哪里出了问题?”
    
    
尽管知道卡米尔是当之无愧的读心大师,并且也好几次见识过他的厉害的金,虽然知道卡米尔如果说这个人有问题就决定不会错的,但金还是提出了疑问
    
    
“金你看,那个男人刚才触摸了下自己的颈部对吧”
    
    
“对,这个动作怎么了吗?”
    
    
“这是安慰行为的一种,代表着他现在感到不安”
    
    
“但那也可能是因为嘉德罗斯的魄力太强了啊”
     
     
“金你看看他的手和脚”
    
    
金听话的盯着那个男人
    
    
“他的脚是交叉的,双手也交叉在胸前,好像没什么问题啊……等一下,他的手死死的抓着小臂上的衣服?那也太用力了吧”
    
     
“没错,但是也能看出他只是极度紧张而已,最重要的是他的脚”
     
    
“他交叉的双脚代表的意思不仅仅是紧张的意思,也代表着……”
 

  
  
“保守秘密”
  
 
     
  
      
    
   
 
  
  

  
  

————————————————————————
卡米尔那段解说是我从书上借鉴的,有兴趣的可以上网查身体语言这类的词语,有一些是去瞎写的,别信啊!!!因为智商原因和最近的精神状态不太好,所以可能会有些错误,请各位手下留情。
 
   
最后,提醒大家一句,有些感觉不合理的地方,也许就是伏笔哦

评论(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