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隐

一个非常随意的人
不爱填坑,喜欢删文,脑洞狂魔。
cp杂食,基本就是主角总受党,
主要产all金。不开车!
不吃嘉瑞嘉。
写文就跟记长梗一样,
自我感觉文笔非常幼稚。
是懒癌晚期并且没救了。
宇宙级话废,特别不会说话,
要是我的话语引起你的反感真的非常对不起。
评论要是不回的话都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但是会非常开心。









“知道我名字的含义吗,
自己一个人消失。
隐,谁也不会记得”

执事金的日常(安金篇)


ooc严重
     
   
有些年龄操控
    
    
其实是主all金的,不过就当分篇好了
   
      
——————————————————————————
空旷的花园里,一片草地上有个小小的身影,正拿着两把颜色不同的剑努力的挥舞着,似乎是个大约十三岁的孩子
   
    
“安迷修少爷!您还是稍微休息会吧,茶我已经泡好了!”
       
        
在旁边不远处的树荫下,有个白色的桌椅,桌椅旁边站着一个十一二岁的金发孩子,一手拿着茶杯,另一只手招呼着阳光下拼命练剑的棕发孩子
      
         
“我知道了金,我马上过去!”
      
      
安迷修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收起剑朝树荫的方向走过去,然后坐在椅子上
     
      
“安迷修少爷还真是努力的在学习剑术呢”
        
    
金把桌子上的甜点推到安迷修的面前,又放上一杯奶茶,笑着说道
        
       
“是啊,我以后要成为骑士,所以必须努力练习!”
安迷修把剑立在椅子旁,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眼里充满着执着
          
        
“但是太努力的话会把身体累坏的,所以少爷还是要注意休息啊”
       
      
金喂了安迷修一口蛋糕,看着安迷修咀嚼的样子,慢慢的说道
        
        
“嗯,我造了(我知道了)”
        
     
安迷修吃着蛋糕,有些口齿不清的说
        
       
“啊,少爷,这里粘上奶油了哦”
       
       
金用纸巾擦了擦安迷修的嘴角,微笑道
       
     
安迷修有些呆瑟的看着离他很近的脸,然后歪头,低下脸,隐约能看见有些红
     
     
“少爷你怎么了?”
     
     
金歪着头,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说起来金你不用去服侍格瑞他们吗?”
    
     
安迷修把手放从桌子上放下,抓着椅子边有些别扭的问
    
     
“啊,没关系,今天不是安迷修少爷的时间吗”
      
      
“我的时间?”
    
   
安迷修抬起头,一脸迷茫
    
    
“是啊,昨天是格瑞少爷,明天是雷狮少爷,后天是嘉德罗斯少爷,就这么排”
    
   
金数着手指算着,然后笑了
    
    
“所以,今天一天我都会在安迷修少爷的身边服侍您的”
   
    
金拿起茶壶,倒了杯茶递给安迷修,笑了起来
    
    
安迷修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你要是能一直在我身边,该有多好呢。
    
    
  
  
———————————————————————————
好吧我知道很短,没办法,因为是短篇(其实就是懒编不下去了)。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