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隐

已经成为段子写手了。
沉迷搞事
头像@暮雨浔茶,暮笙笙给我写的!【骄傲】
正在打算成为大头画手



是个无所事事的废人,还是个天然黑




“知道我名字的含义吗,
自己一个人消失。
隐,谁也不会记得”

(佩金) 打架的原因


ooc严重
  
   
感觉发完就会掉粉……
    
—————————————————————————
黄昏,在一个废弃的空地上,有一群人正在围攻一个赤裸着上身的人。
       
    
“再来啊!继续!”
    
    
  佩利兴奋的踹了一脚身边的人,又一个转身,挡下了身后的偷袭         
      
      
  “真是狂犬”         
   
    
领头的人咬咬牙,愤恨的说道      
   
     
已经围攻半个小时了,但是那个疯子似乎一点都不累,反而是我的人越来越少了,这样下去……      

   
想到这,那人便抄起一个铁棍,就往正在专心打架的佩利身上狠狠的砸了下去        
  

佩利虽然闪躲及时,但是肩膀还是挨了一棍子       

   
“唔”          
  
   
领头的人一愣,然后大喜道        
    
   
“兄弟们快上!这蠢狗已经受伤了!趁现在赶紧干掉他”       
   
那群人一听,急忙从四面八方涌向佩利,把他团团围住然后一拥而上     
  
   
  “哈哈哈!这才有趣啊!”           
   
  
佩利毫不畏惧,揉了揉被铁棒砸到的位置,舔了舔嘴边的血,然后又冲上去和那些人打起架来。
  
   
晚上,佩利一个人躺在空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上受了不少伤。过了一会,他从地上做起来,然后舔了舔手上的伤口
   
    
那些混蛋全都跑了,也真是没骨气。说起来今天晚饭怎么办呢?好想吃肉啊!
    
     
佩利这样想着,肚子开始叫了起来。他向后倒去,躺在地上,翻滚着                        
   
   
啊——好饿啊——好像吃肉——
  
   
佩利的前面突然出现了一双鞋,然后一个声音说道
 
   
“佩利你又躺在地上了!地上很凉很脏啊……啊!你又打架了吧!真是的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打架!受伤了又要帮你敷药!”
   
   
声音的主人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像是早就知道一样,从手上的塑料袋里拿出了消毒水和纱布,然后又拿了盒饭递给了从地上做起来的佩利。
  
   
“你虽然这么说不还是准备了这些东西吗……啊!肉包子!”
  
   
佩利瞄了一眼放在地上的各种伤药,然后习惯的把一只手伸出来,另一只手抓着肉包子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不是说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吗……哎呦!”
    
   
金说着,往佩利的手上缠着绷带,然后被佩利踹了一脚
  
   
“你别动啊!”
    
    
“又说我是狗!我就那么像吗!”
   
    
是很像啊
    
    
金在心里嘀咕着,手上的动作到是没慢
  
    
“我告诉你啊,你要是再受伤我就不来了!”
    
    
“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
   
   
“这次是真的!”
   
    
“这句你上次也说了”
   
    
“……”
  
   
佩利看着皱起眉头,拼命想着借口的金,“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喂!你笑什么啊!”
     
     
“没什么,笑一个傻子”
    
    
佩利停下了大笑,然后又看了看低下头有些红着脸的金,微笑着
   
   
因为知道你那些话都是骗我的,我才会每天打架。我打架受伤的话,你才会每天来这里看我啊
    

也许真的像他们说的,我是一条什么都不懂的蠢狗,但是我至少还知道,我喜欢你,金 。

评论(6)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