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隐

一个非常随意的人
不爱填坑,喜欢删文,脑洞狂魔。
cp杂食,基本就是主角总受党,
主要产all金。不开车!
不吃嘉瑞嘉。
写文就跟记长梗一样,
自我感觉文笔非常幼稚。
是懒癌晚期并且没救了。
宇宙级话废,特别不会说话,
要是我的话语引起你的反感真的非常对不起。
评论要是不回的话都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但是会非常开心。









“知道我名字的含义吗,
自己一个人消失。
隐,谁也不会记得”

(双金) 我和你(下)

“银,你说格瑞去参加凹凸大赛干嘛呢?”
  
   
金躺在草坪上随意的翻滚着,张口说道
   
    
“谁知道呢”
  
     
银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现在那个面瘫脸不在,他可以独占金了
  
   
“银,我也想去参加凹凸大赛”
  
    
金突然停住,趴在草坪上说
    
   
“……那里很危险哦”
      
     
“没关系的”
     
     
金突然站起来
     
     
“要是赢了,我就能找到姐姐了!”
    
    
“……好吧,我知道了”
       
     
银知道劝阻他根本没用,而且就算出事了……
    
     
也还有他呢。
    
      
“那么我就睡觉好了,不确定什么时候醒过来”
   
    
“嗯嗯,我知道了!”
   
     
银在金参加凹凸大赛的时候,其实悄悄的醒过来了几次,但是并没有告诉金。因为每次醒过来的时候,银看见的,都是格瑞。
      
       
金身边有那个家伙就够了吧,我只要默默的守着他就够了。
  
    
银每次都这样想着,然后就又睡了过去
    
     
尽管这样想着,银还是感觉自己,有些不对劲。
    
   
“……金”
    
      
一个夜晚,银叫着金的名字
   
   
“啊,银你醒了,你睡的真久啊!”
    
    
身边马上就传来熟悉的声音,让银有些怀念
    
    
“嗯”
    
      
“银我跟你说,在你睡着的时候,我交了很多朋友哦……”
    
    
银默默的听着金的话语,并没有出声打扰
   
   
“银”
   
   
“嗯?”
    
    
银突然听见金在叫自己的名字,下意识的应了一声
    
      
“你平时都在做什么呢?”
    
      
“睡觉啊”
   
  
“这样啊,好没意思哦”
   
   
不会啊
  
  
银在心里默默的回答
  
   
因为,我一直都在看着你啊
     
    
“银,你把手伸出来”
  
  
金慢慢的走向镜子,看着镜子里的银,然后伸出手说道
      
    
银疑惑的伸出手,叠在了金的手上然而他们触碰到的,只能是镜子
    
    
“银”
    
     
金有些遗憾的说着
  
   
“要是有一天,我能碰到你,那该多好啊”
    
     
银低下头,并没有回话,就这么过了一会,因开口道
    
     
“金,很晚了,快睡吧”
    
     
“哦哦对啊!我明天还跟紫堂越好去赚积分呢!我得赶紧睡觉!晚安了银!”
    
   
金抱头哀嚎了几声,然后马上钻到被窝里睡觉了
    
      
银看着自己的手,发着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一次,银睡的格外的久,以至于他刚醒来,就看见格瑞狼狈的样子和痛苦的金。
    
     
银虽然看不到金的样子,但能感受到金现在痛苦的感觉,这让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撕碎了
    
    
“没事的金”
     
      
金突然听见银的声音,愣住了
    
    
“银!格瑞他……”
    
    
“嗯,我知道”
    
   
银打断了金的话语
   
  
“没关系,闭上眼睛,好好休息吧,这里我来就好”
    
    
银的声音就像充满了魔力 让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失去了意识
    
   
对,就是这样
     
     
银暂时接管了金的身体,默默的想着
    
   
那些痛苦,黑暗,不幸,我来承受就好
   
   
银动了动手臂,适应着身体
   
    
你只要在阳光下笑着就可以了,而我,就是要保护着那份温暖才存在的。
    
      
银帮助金打败了鬼狐天冲,只是最后金醒了过来,银才早些退场,之后又回到了日常。银有时候会继续装睡,看着金每天做的事情,尽管他看不到金。
  
    
能知道他做什么事情,这就够了吧
    
   
银这么想着,直到有一天金兴冲冲的叫着自己的名字,银才发现,这并不够
   
    
“银我跟你说!我知道怎么能让你有自己的身体了!……”
     
      
尽管金的声音一直在自己旁边,但银完全没有听进去,只想着金说的能让自己出来的那句话
     
      
也就是说
  
   
银呆呆的看着自己有些颤抖的手
     
    
我能碰到他了!
   
     
那几天,银一直没有睡觉——开心的睡不着。期待着金说能让自己出来的那一天,而金认为银是因为能享受外面的世界而兴奋。
    
    
终于到了那一天了,金站在一个六芒星的法阵中央,旁边放着各种东西,还有另一个非常大的六芒星法阵
    
    
“银,准备好了吗?”
   
   
“嗯”
  
   
然后,银突然感到了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就像是灵魂要被抽走一样,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当银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了那个大的六芒星阵的中央,金正在旁边叫着他
   
   
“银你没事吧?”
   
    
银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金发少年,像是不可置信一样瞪大着眼睛
     
      
“你看!就像我说的,你有自己的身体了吧!我很厉害对不对!”
   
  
眼前的少年爽朗的笑着,就跟镜子里一样,只不过,比镜子里更温暖
   
    
银慢慢的抬起手,放在了金的手臂上,然后猛的一拉。
  
  
“呜哇!银你怎么了!哪里痛吗?”
   
    
金着急的的大喊着,一脸担心
  
   
银就像是傻了一样,一直看着金,然后慢慢的笑了
   
     
“真是太好了”
    
        
啊,我终于能触碰你了,我终于能拥抱你了,我也终于能跟你在一起了。 
      
   
    
      
    
  
END
—————————————————————————
感觉自己有些手生啊……还是写的不怎么好……
     
      

       

评论(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