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隐

一个非常随意的人
不爱填坑,喜欢删文,脑洞狂魔。
cp杂食,基本就是主角总受党,
主要产all金。不开车!
不吃嘉瑞嘉。
写文就跟记长梗一样,
自我感觉文笔非常幼稚。
是懒癌晚期并且没救了。
宇宙级话废,特别不会说话,
要是我的话语引起你的反感真的非常对不起。
评论要是不回的话都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但是会非常开心。









“知道我名字的含义吗,
自己一个人消失。
隐,谁也不会记得”

(双金) 我跟你(上)

短篇
 
☆黑金的名字设定是银

幼儿园文笔

☆私设很多

那么

go

  外表看起来像太阳一样的金其实也有阴暗面,银的出现,就是最好的证明

  银从一出生就在金的意识里,只是金没有发现,并且他一直在沉睡而已

  银的苏醒,其实是个意外。

  那是一个雪天,幼小的金抱着在森林里好不容易找到的几株冰晶花,兴高采烈的往家跑去

  姐姐看见一定会开心的不得了!

  金兴冲冲的想着,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跟着的几个黑影,终于在一个拐角,金被那几个黑影堵在了角落里
 
  “喂,小孩,不想死的话就把手上的花给我们”

  其中一个刀疤脸贪婪的看着金怀里的冰晶花

  这可是上等货啊,能卖不少钱呢

  “小弟弟,你拿着这花太不安全了,不如让大哥哥们来帮你保管吧~”

  刀疤脸旁边的一个娘娘腔接话道

  “不要!这是我要送给姐姐的!”金死死的抱着怀里的花,摇摇头,不肯撒手。

  “那就别怪我们了”几个人顿时变了脸,刀疤脸伸手去抢,却被金狠狠的咬了一口

   “特么的敢咬我!”那人甩了甩手,恼羞成怒

   “把他往死里打!注意别弄脏了花!”

    “是老大!”

     金窝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忍受着身上的剧痛把那几株冰晶花护在身下,强忍着眼泪,不让那些打算抢夺花的人有可乘之机
     
     “这小崽子还不肯松手!”

      一个小喽啰急了,一棍子就打在了金的脑袋上,留下了鲜红的血迹
 
     金闭着眼睛,昏了过去,翻倒在一侧,手里还紧紧的攥着那几株冰晶花
    
     “这小子终于没气了”

      刀疤脸得意洋洋的伸手去抢那几株花,只是还没碰到,就被一只小手给打了下去

      “别碰它”

      “哎呦,你还没死透呢,那就继续打”
 
       刀疤脸看着手的主人,满不在乎的下着指令

       “老大,他的样子好像有些不对……”娘娘腔有些迟疑的开口道
      
        银发的孩子坐在雪地上,月光照耀着银发,看起来冉冉生辉,血红色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情绪,头发和脸颊旁边的血迹更添了几分血腥的美感。手上纯白的冰晶花被孩子放在胸前,看上去就像恶魔的白花一样,接了,就会带走你的生命。

       “真是麻烦”他还没睡够呢
  
        银皱了皱眉,看着自己手上的花,又回想着金的记忆

        原来是这个身体遇到麻烦了啊
 
        银很清楚,他只是一个人格而已,只是为了保护这个身体的主人才衍生出来的

       那么

      银看了看周围的人们

      该怎么处理这些垃圾呢

      “老大,他的头发不应该是金色的吗?”一个小喽啰指着银,缓慢的说

      “管他呢,反正只是一个小鬼而已,继续给我打!”
    
       刀疤脸不屑的说道

      银看着一拥而上的人们,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

      刀疤脸看着那些躺在地上的人和站在旁边仔细观察花的孩子,满脸不可置信。

     万一把花弄脏了,金会不高兴的

     银一脸认真的轻轻拍着花的花瓣

     刀疤脸一屁股坐在地上,惊恐的看着月下的银发孩子回想着刚才的打斗和当时金狼狈的样子

     这反差也太大了!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这么残忍的手段,真的是一个孩子能做出来的事吗!

    “赶紧带着你那些手下给我消失,别让我再看你们”

     银冷着眼,眼睛一撇。刀疤脸感到身上一寒,带着那些手下连滚带爬的逃走了。

      真是无聊啊

      银看着那些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黑夜中,慢慢走到路口前
  
      这样回去金会被秋骂的吧

      银拉着一小绺头发,看着上面的有些干涸的血迹,无意识的一转头,看见玻璃上的自己,有些呆愣

      金他会是什么样子呢

      银下意识的想到,然后马上摇头

      他长什么样子管我什么事

      不过

      银看了看手上因为月光的照耀,有些发亮的冰晶花回想着金的记忆

      一定,是个很温暖的人吧

      银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然后又用力的摇头

      我在想什么啊!我只是一个人格而已!管那么多干什么!

       已经有些晚了,赶紧先回家把身体包扎一下吧

       第二天早上,金起来的时候,发现他躺在自己的床上,昨晚的事就记得自己为了保护手上的花脑袋挨了一棍子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金摸了摸记忆里受伤的那个地方,发现已经裹了一层纱布
 
      原来不是梦啊

      金想着

      不过也对,真是梦的话那也太真了吧

      金慢吞吞的下了床,垫着脚打开了房门,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秋

      “姐姐,早上好!”

      “金,起来啦!”

       秋把放在腿上的书拿下来,连忙跑到金的身边,抱起他

       “没事吧?头还疼不疼?感没感到恶心?有没有想吐的感觉?要是没有不舒服那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姐姐给你做?”

        “姐姐我没事”金把脑袋靠着秋的肩膀上

        “金你知道吗?昨天晚上真的要把姐姐吓死了!你头发和衣服上都带着血,眼睛和头发的颜色也不一样,要不是你穿着出门的那件衣服我都快以为那是别人!幸好你今天早上就变回来了!”

       金把头靠在秋的肩膀上

      “姐姐,我没事的”

      头发和眼睛的颜色不一样?说起来昨天晚上我是怎么回去的呢?为什么一点都不记得了?不过这些还是不要说出来了,那样的话姐姐会担心的
  
      银这个时候已经睡着了,天知道昨天晚上他花了多大的劲才让秋相信他是金的,只不过那花银并没有给秋,他想让金亲自把花送给秋

     金在自己的桌子上找到那几株花,然后过几天银醒来的时候看见,那几株冰晶花正插在茶几的花瓶,逆着光,散发着闪耀的光辉。
     
   银醒来后用金的视觉看着这个世界

   有些无趣啊。

   银不禁这样想着

    金是什么样子的呢

   银愣了愣,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不知道为什么,金没有发现银的存在,而银也一点也不在乎,默默的保护着金。直到秋参加了凹凸大赛消失后的几天,金在镜子里,看见了一个陌生的人

  “你是谁?”

    金看着那个除了眼睛和头发颜色都跟自己很像的人问道。

   银在镜子里是侧身的样子,听金这么一说,转过身后,看见了一片金色

   金看着镜子里的人有些惊讶,瞪大着眼睛望着自己

   “为什么你跟我有些像呢?”

   银听到金的声音,一愣,缓过神,然后笑着说
 
   “因为,我是另一个你啊”
  
    太好了,终于见到你了。

    

TBC
——————————————————————————
说实话,要不是 和@叶柒柒和叶子酱 约好了要在这周之内发,我可能会拖好几周……懒癌晚期没办法啊……

   

评论(1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