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隐

已经成为段子写手了
因为太懒
偶尔删文,因为感觉是黑历史。

漫长的时间里,都要做什么呢?

是单cp,所以只有暴风组,维鲁德拉x利姆露,有很多小说里没有的私设请不要在意。



自魔物之国建成以来,已经很快要满一年了,国家里的人民和和美美,所有到这里的商人以及旅行者和冒险者无一不对这里赞不绝口,魔物们对客人也是热情友好,在这样温暖的气氛下,国家迎来了第一个冬天。


气温从几周前便开始急转直下,提醒着居民们是要更换季节,做许多新准备的时候了。而云也不负众望,纷纷扬扬地为魔物之国降下了白色的祝福,小孩子们穿着厚实的衣服,拉着小伙伴们兴奋的跑出门大喊着“下雪了!”


而在王国的中心,人民们专门为利姆露准备的宫殿里,也有个家伙迫不及待地推开了窗户,做着跟那些小孩一样的事。


“不用那么着急吧维鲁德拉,你是小孩子吗?”


利姆露看着那只龙从他身边飞快跑过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但是是雪啊!很漂亮的对吧!”


利姆露仿佛从对方的眼睛里看见了一闪一闪的小星星


他慢悠悠地走到维鲁德拉的旁边,抬头看着玻璃窗的外面


“并不少见吧?每年都能看到的东西”


“是啊”


身边刚刚还在高兴着的男人趴在了窗框上,露出了非常怀念的表情


“但是我已经有300年没有看见雪了”


“那个洞窟里什么也没有,没有雪花,也没有雨水,任何自然现象都不会出现在那里”


“永远都是一成不变的景色,也不会有其他的魔物闯进来,冒险者也从来没有一个人到达过那个地方”


“偶尔魔晶石和希波库特草会生长起来,无聊的我除了睡觉和自言自语以外也只能看着那些希波库特草慢慢的生长,慢慢的凋零,看着旁边的魔晶石因为我的魔素而越来越漂亮,也越来越多。”


“凭我自己是无法离开「无限牢狱」的,外界的东西也触碰不到,所以对我来说都毫无意义”


“每天无聊的数着日子,带着无尽的孤独思考着自己离死亡还有多远的距离”


“是你拯救了我,从那几乎绝望的生活里面。”


旁边的人突然这么说,吓了利姆露一跳。他随后就反应过来笑嘻嘻的回答


“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然而维鲁德拉并不像利姆露想象中的那样听到回答后也是大笑着回答一句“是啊”


相反他的表情看不出喜怒,但是总觉得看起来有些失落,不过马上就恢复成平时的样子


“没关系”


“反正你以后会一直看见的”


利姆露抬起手,描绘着玻璃窗上倒影的屋子与雪景,嘴边浮着自信的微笑,对抬起头的维鲁德拉说道


“我创造出来的魔物之国,每天都会有的,巨大改变的样子。”


看着他的维鲁德拉愣了愣了,然后又恢复了平日里那嚣张的表情,对着利姆露回答


“拭目以待。”






























本来应该是就这么结束的































































“不过我有个想法”


“?”


维鲁德拉撑着下巴,颇有兴趣的看着利姆露


“我想要跟你一起,继续创造着这个国家”


比起你一个人创造的,我可能更想看看我和你一起创造出来的国度。







END.


我挺喜欢动漫里第二集利姆露说的那句“不是独自而是一起”,比起一个人创造的风景,还是两个人一起的会更加美丽。码的时候在想:我tm怎么自己都觉得是友情向了,然后强行掰了回来(。)整篇下来的感觉就是维鲁德拉单恋利姆露没被察觉,但是我就喜欢写这么缺德的剧情(略略略)






光棍节你打算脱单吗?

all利姆露向,不要在意日本有光棍节的这个bug

以及因为工作过多而心情不爽有点炸毛的利姆露。

继5.20号以后世界终于迎来了11.11日,名为光棍节,单身狗们专属的节日。魔物之国也不例外的搞起了活动

“11.11日当天单身的顾客可以在本店享受八折优惠!”

“据说广场那里要举行单身派对,情侣止步啊!”

一类的话语

按理来讲这是单身之人狂欢的好日子,也是想要脱单的好机会,但是这些都跟魔物之国的主人——利姆露大人

毫无关系。

甚至还比平时更忙了。

“这边店铺的价格降的太低了,会亏损很多,派人去和他们交涉一下”

“北边的店铺不要给情侣涨太多价,比平常贵一点就行了”

“其他国家邀请我去参加单身贵族的聚会?去个屁啊,找个理由帮我推掉,我可不想被一堆贵族围住各自推销他们的儿子女儿还有各种亲戚”

可以看到,国王利姆露大人比平时更加的繁忙,甚至连一杯热咖啡还没喝完,咖啡就已经冷掉了。朱菜和迪亚波罗在旁边帮忙公务和侍候,苍影和红丸去帮忙巡逻以及调节店铺与客人之间的矛盾,正因为今天很容易与情侣产生纠纷反而才更不好处理

总的来说就是,利姆露和他手下的所有人全部忙的团团转。

当然,也有趁此机会想要脱单与部下们表白的勇士存在。

“红丸大人,您,您能和我交往吗?”

在街上调节纠纷的红丸突然被不认识的女孩这么说了。以“目前还不想考虑这种事”拒绝掉以后就迅速的去往下一个街道。

虽然他的心里也是很想要脱单,并且那个人也早已决定好了。

苍影倒是没有碰到这种情况,因为他本身看起来就不是那种能够答应的人,所以妹子们也就只能远远的盯着他看然后想象一下罢了。

在他快要前往下一个街道发时候,终于有个女孩鼓起勇气,通红着脸向苍影递出了一束花朵。他看了看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的少女,又看了看面前的花束,开口说道

“花是自己采的?”

“……是?”

“在哪里?”

“在那个街道的尽头”

女孩迷茫的看着苍影,指了一个方向,面前的男神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后,就瞬间消失了,只留下原地一脸问号的女孩子。

苍影按女孩说的地方果真看见了一大片的花海,他摘下来了一朵花在手里拿着。

放在接待室一直空闲的那个花瓶里面,利姆露大人一定会很高兴的吧。

这么想着的苍影看着自己手中小巧又精致的花朵,微微地笑了一下。

以前他的部下觉得他太不解风情,便往他的脑袋里硬塞了几个花语。这种花的意义是

「我会永远守护最喜欢的你。」

“贵族聚会不是已经说了推掉吗?”

利姆露一边处理桌子上已经堆成山的文件一边快速地回答紫宛的问题

“但是那些不知好歹的人类一直坚决一定要邀请到您,还说什么您已经是个称职的国王了,也请考虑下王妃的事情……”

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最后,紫宛不知道为什么声音已经消失了

“告诉他们我一个史莱姆不需要正室这东西,有那个时间我早就处理完这堆公务了,也不要让他们的那些大女儿小儿子到这里来拜访,现在没时间去招待他们。”

利姆露专心地看着面前的文件,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几个部下逐渐失望的脸

“但是矮人王陛下说没有正室也需要个后宫才行……”

声音又消失了

利姆露听见这话,手中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表情凝固着,仿佛是在思考

“不,还是算了吧”

利姆露摇了摇头,继续忙手下的工作

“现在没时间玩乐,告诉其他贵族那边说我不需要他们的女儿和儿子”

“维鲁德拉大人说他可以胜任正室这一职”

怎么听着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大概是错觉吧,利姆露这么想着

“叫他滚去工作,别随便开这种玩笑”

利姆露按了按有些发酸的手腕,发泄压力般地呼出了一口气,然后敲了敲自己使用过度的脑袋。

迪亚波罗识趣地递上一杯新的咖啡,还为利姆露揉了揉肩膀。

“属下觉得正室和后宫都是很有必要存在的东西”

“库呼呼呼,请原谅属下的无礼,但我也觉得这是有存在价值的东西”

哦?虽然很想听听有什么价值,不过现在主要还是手边的工作

“以后再说吧”

利姆露抬手示意迪亚波罗不用再帮他按摩了,随后抛下这句话就继续投入到了工作中,完全没注意到旁边的几位下属开始魂不守舍的样子。

等到一天的工作结束以后,已经是第二天的事了 ,在巨大的工作负荷以后利姆露完全忘记了后宫事情,导致自己的部下们在暗处各种明争暗斗却谁也没有把自己的内心说出口。

那么,今年的光棍节有人脱单了吗?

反正利姆露和他的部下们是没有。

END.

很晚写的,因为想快点睡觉所以结尾地可能有点仓促,但是我是趴在床上的所以胳膊是真的坚持不住了……可能会依据这篇写个论坛体的番外,时间就看心情了。

过于真实hhhhhhh

熬煮黑洛酱:

一点粮圈观察,不一定对


哦对了,@维鲁斯特 ←这是我的微博,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

你好,请务必看这里

无聊写个置顶,这里是孤隐,熟人都叫我冬雪,很高兴认识你

混的坑很多,但是基本都不产粮,除非是特别喜欢的cp不然不会产粮的。

入的坑基本都是all主角,但是杂食,或者是不吃但是不雷的cp。

☞目前唯一雷的cp是爆豪胜已受请注意☜

并不是讨厌,以前并不雷,因为朋友也有吃,但是自从主页推了一篇cs的图,我好奇点进去后,因为实在是ooc到爆炸并且还是ooc在我不可接受的范围内所以开始雷了。但是提的话还是完全ok所以还请放弃用这个来恶心我的想法。

平时是个透明博主,偶尔会有段子掉落但大多还是低产所以请慎重关注,脾气暴躁,一旦把我惹毛就会疯狂毒舌请务必知道这点。

不加群不混圈,重说一遍,不加群也不混圈,除非是喜欢那个cp喜欢到想要疯狂找同好的程度,但是想跟我认识的话完全ok(不存在这种人的)

大概就这些,文笔的话就这样吧,反正也是自己写着开心,也希望你能看着开心




与每个亲友的相遇都是奇迹,所以我也想要尽量的去珍惜。


王与朋友与部下们

all利姆露请注意!!!!

一脚踏入冷坑1551,但是看了小说之后真的觉得官糖太多了啊!!!(虽然都是滤镜)是从小说里硬扣的糖衍生出来的

会有些许剧透!!!!!还有ooc了解一下

1.

利姆露看着赖在自己房间里不走的维鲁德拉,无奈地按了按太阳穴

“想看漫画的话就拿去自己房间看啊,还有不要再霸占我的床了,你房间里的床跟我的应该是一样的吧”

遭到嫌弃的维鲁德拉悠闲躺在床上,毫不在意对方像是说废人一样的口气,甚至还翻了个身,手里拿着漫画装作没听见一样无视了利姆露的不满

“没关系啊 反正你也不用休息和睡觉,我在这又不能给你添什么麻烦”

所以这就是你整天泡在我的房间里不出来的原因?——的眼神看着维鲁德拉

“我待着又不能怎么样,话说你不用去看看紫苑吗?”

“据说她又去厨房那了”

“我马上去。”

门被迅速地关上了,等脚步声越来越远直至消失的时候,维鲁德拉才放下手中的漫画,翻身趴在床上,看起来像是放心了一般。

他的床的确是跟利姆露的床完全一样,也不是不喜欢那个房间,应该说是正相反才对

有一次偶然路过利姆露的房间时,他不经意间从门敞开的缝隙里看到了,对方完成了公务在休息的时候为了减轻压力而变回史莱姆在床上滚来滚去的样子。

怎么说呢,那实在是

非常可爱。

维鲁德拉不明白当时自己为什么就像逃跑一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且脸还是异常的烫。虽然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不能去询问任何人,总觉得会有其他更加麻烦的事情会发生

后来到利姆露那里再次去借漫画的时候,他拿到漫画鬼使神差般往床上一躺,等他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在利姆露的房间一直赖在这不走了

真是奇怪。

他摸着柔软的床铺,暗暗的想

难道利姆露的床施加了什么我不知道的魔法让它变得更舒适了?但是感觉跟我房间的还是没差啊

所以我到底

为什么,会不想离开这个床呢?

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不想离开这个房间才对。

大概是最近太累了吧

维尔德拉把头深深地埋在进床垫子里里,尽管他自己也知道,这个答案并不正确。

床铺上散发着淡淡的希波库特草特有的香味,使得维尔德拉昏昏欲睡

这家伙到底是吃了多少希波库特草才会让床也染上味道啊……

要不要跟利姆露交涉一下跟我换一下房间呢,总觉得这个地方的确是比我的房间要更舒服。

等利姆露回来的时候维尔德拉早已经在利姆露的床上睡着了,嘴里还念念有词,因为声音太小利姆露没听清他在说什么,但是莫名其妙的感觉有些熟悉。

2.

“干的很好,迪亚波罗”

“能得到您的赞赏,乃是我迪亚波罗的无上荣誉。”

身穿执事服的恶魔行着标准的礼节,对着面前的主人毕恭毕敬,正因为主人对自己的一点赞赏而高兴不已

那便是魔物之国国王利姆露的第二秘书,身为原初之一的恶魔,迪亚波罗。

刚刚被利姆露召唤完成的不久,迪亚波罗的初衷本是

「必须要成为部下,哪怕是末席」

他成功让那位大人看到了他所做出的功绩,并位于‘第二秘书’这一重要的职位,留在了利姆露的身边为他效劳

迪亚波罗本以为这就已经足够了,自己会感到知足。

在看到利姆露与其他部下亲密交谈的时候,他总是觉得心里像是被什么沉重的东西压着一样,抑郁着。

强大的恶魔并不清楚这个感觉是什么意思,因为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他抱着疑惑去问了利姆露手下的干部之一,朱菜小姐。因为其他人一定都不靠谱的样子

朱菜询问迪亚波罗什么时候会出现这种情况?迪亚波罗想了想,说

“在某个人与其他人交谈的时候。”

朱菜听到答案后,心里就已经明白了七八分,她笑着告诉迪亚波罗,这个症状她治不好,只能由你自己去发现并治愈它。

迪亚波罗带着朱菜没头没脑的一番话,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静静地思考着原因

恶魔不会生病,异常状态排除。身体并未受伤,伤口感染排除。最近并没有在利姆露大人面前失态,心理问题也排除。

他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也没弄明白自己到底怎么了,只好打算去服侍利姆露排解自己的压力,迪亚波罗走到门口,手握到门把,把门推开了一条缝的时候,发现屋子里的利姆露正在和日向聊天

利姆露还是那副对日向束手无策的样子,但日向的态度却转变了一些,可能也就只有利姆露没看出来了。在与利姆露说话的时候,日向的脸总是比平时红一点,虽然不太明显,但也足以让情商不低的人明白。

迪亚波罗的身体微微僵了一下,本来放在门把的手快速地按住了自己的心脏。他用魔素检查一遍自己的身体,确认没有任何的异常。但是,刚刚他的心脏的确是抽搐了一下,目前原因不明。

随后他一个箭步迈进了屋内,像平时一样对利姆露打着招呼

“利姆露大人”

“哦,迪亚波罗啊,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看着对方因为自己的出现而显得更加明朗的脸,迪亚波罗的心情也不自觉的好了许多

“请原谅属下打断您和日向殿下的谈话,但有些事情想让您过目后再做决定”

“我知道了”

利姆露点点头,旁边的日向虽然看起来略有遗憾,但也很识趣的离开。

宽大的屋子里,只有正在办公的利姆露和在旁服侍的迪亚波罗,侍从轻易的就能看成心情无比的愉快,偶尔偷偷看一眼认真办公的利姆露,心里有种满足的感觉

难不成我心情压抑的原因,是利姆露大人们吗?

迪亚波罗难得的在利姆露身边开了小差

说起来,很久以前我好像也体验过类似的感觉,因为什么倒是忘记了,但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种感情是名为——

「嫉妒」吧。

他微微愣神

真是奇怪。他这么想,自己已经在心目中的王旁边成了干部,还有什么不满的。虽然恶魔都是贪婪的,但是这样在利姆露大人身边可待不久。

他警告着自己,却又忍不住想要离那位大人更近一步

也许自己是想要成为利姆露大人身边最亲密的人吧。

自己也真是够贪心的。他自嘲般的笑了笑

不过

迪亚波罗看了看旁边的利姆露

他并不讨厌这样的想法。

TBC

其实本来还想再写一些的,但是突然感觉字数好像太多了点,于是就变成分篇了,现在困的要死(……)

段子有些是从原文里面微不足道的官糖衍生出来的,有些是我自己瞎写的。迪亚波罗加入后看到小说后面的情节我就忍不住在想,你一个特别厉害的恶魔明明可以用实力来抢到利姆露,却非得做人家的秘书在身边刷好感度。唉,可能这就是爱情吧。利姆露的称呼我也纠结了好久,因为是无性人,不过最后还是打算用“他”了,毕竟前世是个男性。

写的时候认为龙和恶魔都是贪婪的,龙在别的小说里总是会被写出他们的巢穴里有着大量的金银珠宝,所以才会被人类盯上。维鲁德拉虽然看起来对那些并不感兴趣(其实也不是吧,因为小说描写里在发薪水的时候他可能拿的比利姆露还多)。

我认为维鲁德拉并不是对贵重的物品不感兴趣吧,他只是没找到想要的事物,毕竟这个龙就是粗枝大叶的,别人眼里宛如珍宝的东西在他看来可能就不值一提。大概是眼光太高了吧2333。

我写的房间是因为维鲁德拉并不是单纯喜欢这个房间有利姆露的味道,而是他现在目前只是想要这个房间,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因为这个房间,有利姆露在。(虽然他还没意识到)

他想要的是两样的东西,有利姆露生活的房间,和利姆露本人。

龙是不会允许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夺取,恶魔我想也是一样的,只是维鲁德拉的性格我不认为在初期他能察觉到,迪亚波罗也是,因为两人都是我行我素惯了,活了还很长时间,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所以基本不会出现嫉妒和占有欲的情绪,正因为没出现过,所以不会知道。

这就像一个没有泪源的人看见别人哭泣的时候问他“你的眼睛怎么了?”是一样的事情。

《是谁杀死了原创者?》——致抄袭者与冷漠者

脸盆鸟——随缘随心:

《是谁杀死了原创者?》——by脸盆鸟


谁杀了原创者?


是我,抄袭者说,


用我的复制和粘贴,


我杀了原创者。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冷漠者说,


用我的冷漠,


我看着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商人说,


用我的金币,


我取走他的血。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法律说,


用我的法规和条文,


我会来做寿衣。


谁来为他掘墓?


是我,评判者说,


用我的嘴巴和键盘,


我将会来掘墓。


谁会来做牧师?


是我们,导演和“编剧”说,


用我们的镜头和“剧本”,


我们会来做牧师。


谁来为他记史?


是我,“成年人”说,


若我不是“心智成熟”,


我将来为他记史。


谁会来持火把?


是我,反抄袭者说,


我立刻拿来它。


我将会持火把。


谁会来当主祭?


是我,文化说,


我要哀悼挚爱,


我将会当主祭。


谁将会来抬棺?


是我,律师说,


如果愿意付款,


我就会来抬棺。


谁来为他加冕?


是我们,道德和底线说,


我们将用道德和底线铸就王冠,


我们会为他加冕。


谁来唱赞美诗?


是我,良知说,


站在良心的位置上,


我将唱赞美诗。


谁来敲丧钟?


是我,政府说,


因为我足够有力,


我来鸣响丧钟。


所以,再会了,原创者。


所有善良的人,


全都叹息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


为可怜的原创者响起。


启事


告所在有关者,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人性法庭,


抄袭者将受审判。


————————————————————
《是谁杀死了知更鸟?》原文
谁杀了知更鸟?
是我,麻雀说,
用我的弓和箭,
我杀了知更鸟。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苍蝇说,
用我的小眼睛,
我看见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鱼说,
用我的小碟子,
我取走他的血。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甲虫说,
用我的针和线,
我会来做寿衣。
谁来为他掘墓?
是我,猫头鹰说,
用我的凿和铲,
我将会来掘墓。
谁会来做牧师?
是我,乌鸦说,
用我的小本子,
我会来做牧师。
谁会来当执事?(又译: 谁来为他记史?)
是我,云雀说,
若不在黑暗中,
我将会当执事。(又译:我来为他记史。)
谁会来持火把?
是我,红雀说,
我立刻拿来它。
我将会持火把。
谁会来当主祭?
是我,鸽子说,
我要哀悼挚爱,
我将会当主祭。
谁将会来抬棺?
是我,鸢说,
如果不走夜路,
我就会来抬棺。
谁来扶棺? (又译:谁来提供柩布?or谁来负责棺罩? )
是我们,鹪鹩说,
我们夫妇一起,
我们会来扶棺。(又译:我们提供柩布。or我们来负责棺罩。 )
谁来唱赞美诗?
是我,画眉说,
站在灌木丛上,
我将唱赞美诗。
谁来敲丧钟?
是我,牛说,
因为我能拉牦,
我来鸣响丧钟。
所以,再会了,知更鸟。
空中所有的鸟,
全都叹息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
为可怜的知更鸟响起。
启事
告所在有关者,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鸟儿法庭,(又译:麻雀将受审判, )
麻雀将受审判。(又译:在下回的鸟儿法庭。)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抄袭者啃干净了原创者的血肉来为自己织就锦绣。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冷漠者敲断了原创者剩的骨头吸允着里面的骨髓。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你们自己放弃了更好的未来。

复健✔


ooc✔


请不要上升真人谢谢★


与山从来都看不透长喵,虽然是明面上的好兄弟但是他在游戏意外的地方从来都没有猜对过一次长喵的想法。


明明是好兄弟却不明白对方在想什么,这不是很奇怪吗?


他有时候会这样想,但是与山并不是很在意这件事。正相反,对于这件事反倒他很开心


因为长喵能给他新鲜和惊喜感,他并不讨厌这样的感觉。


容易看透的人总是显得很无趣


所以他更喜欢跟他所相反,却又有相似度的人,不会令他感到无趣,又能让他充满期待的人。


长喵也总是不清楚与山的想法,虽然他们在游戏里是一个团队,是好队友,但是他还是摸不清楚与山真正在想些什么


他有时候甚至只能靠“赌一把”的想法来配合与山的行动


但是他并不焦躁,也并不担心。


与山的想法总是能弥补到他行动上的过失,从而让他们的团队变得更加完美以及离胜利又能更近一步。


游戏里的他们步调一致,生活中的他们却互相猜不到心思,但是两个人却也都并不在意。


他们并不是很相似,但是他们能互相弥补对方。


他们没有完全相反,但是他们能用共同点来表现与对方的合拍。


在生活里,朋友应该找相似的,对手应该找相反的,而人生的另一半,应该是两者皆有的。


欢迎加入~

丝丝儿:

是all金群www!欢迎各位同好进群玩呀!

一起磕磕cp,磕磕脑洞!!和谐快乐(!

希望大家可以一起愉快玩耍赌骰(划掉)(??)

总而言之热烈欢迎喜欢all金的你们!!ww

群号:885301130

约她啊!拜托!

琥珀曰:

大嘎好 下周一就要交学费了 我惊慌失措的发现学费比我想象中的多了三百 现在紧急约一波稿 什么内容都接 50rk字可直接买断版权 有意私聊 跪求一个金主爸爸的怜惜

长喵是普通的公司职员,单身久了自然会被同事催着找对象,每次一提到这个,长喵都是一副无奈的样子

而好友与山则是因为宣称有了喜欢的人才免于幸难。长喵偶尔也会问起那个人是谁,但每次与山都总是找个话题糊弄过去所以长喵到现在都不知道与山喜欢的是谁。

某天的下午,长喵又被同事介绍去相亲,而家里人也开始催促赶紧找个对象,正巧长喵和这次相亲的女孩子很谈的来,便交换了联系方式

回家的路上,长喵偶遇了与山,他高兴的邀请与山去他家喝酒,在两个人酒意
微醉的时候,长喵对与山说了相亲的事情,与山并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看着长喵的脸,安静的听着。

“与山,你和你喜欢的人关系怎么样了啊?”

长喵说着,又喝下了一口酒

“我可能要失恋了”

“啊?”

手中倒酒的动作突然停下,长喵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与山,然后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可能吧,你长得帅,工资高,性格也好,那个人除非是瞎了才会没看上你”

“他不知道我喜欢他”

与山说到这,又喝了口闷酒

“也不知道是他太迟钝了还是我表现的不明显”

“那也不算失恋啊”

“他今天相亲,跟人家交换了联系方式,看上去很高兴”

长喵听到这里,心里隐隐觉得有点熟悉,一个猜测渐渐出现在脑海里,却又被马上否决

不可能的,我是喝多了才会这么想吧。

“她不是还没有跟那个人交往吗?你还有机会的,跟她告白吧,说不定会有惊喜吗哦”

长喵笑嘻嘻的回答,因为有点醉了,身体向后倾,靠在了墙壁上

“……是吗”

长喵闭着眼休息,突然感觉到了一个黑影压在了他的身上,他睁开眼仔细一看,是与山

“与山你……”

“长喵”

他突然开口,打断了长喵的话语

“我喜欢你”

“跟我交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