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成为段子写手了
因为太懒
头像@暮雨浔茶,暮笙笙给我写的!


打算成为大头画手



是个无所事事的废人,不习惯回复评论,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知道我名字的含义吗,
自己一个人消失。
隐,谁也不会记得”

[all金]黑手党不好当啊

ooc爽文

脑洞来源在主页

一.

金是一名黑手党。

虽然外表是那副乖巧听话的样子,但是他的确是一个正宗的意大利黑手党。

刚加入黑手党的时候,因为外表看起来好欺负的样子,所以有不少前辈来找他麻烦

虽然最后那些人都被他放倒躺在了地上。

二.

“金,你是新人,我先带你熟悉一下规矩吧”

“好!麻烦你了格瑞!”

对话之间,那人轻柔的牵起了金的手,然后在手背烙下一吻

“格瑞你……”

“亲吻手背,这是表示屈从的意思,在以后你侍奉教父的时候会用的上,或者也可以是对强者的妥协”

说着格瑞把金的手放开来,然后往前踏了一步,身体前倾,唇和脸颊相接。这次金镇定了许多,没有感到意外

“什么意思?”

“亲吻脸颊,是伙伴的意思,说明你们之间平等”

“就这些吗?”

金用袖子擦了擦脸颊,这一举动让格瑞眯了眯眼睛,他继续说道

“还有一些,不过你只要学会基本的就行了,然后还有……”

“格瑞,你原来是在这里偷懒啊”

三.

“嘉德罗斯,不管你的事”

讨厌的人出现了。

“没见过的生面孔呢,新人里面混进其他黑手党的间谍这种事可是很常见的啊”

说话的人对金抬了抬下把,貌似在打量他

“格瑞,他是谁”

金的手已经按在了腰间佩戴的匕首上,常年养成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狂妄的小子可不是泛泛之辈。察觉到金的动作,嘉德罗斯不屑的发出了一声嗤笑

“和我一样干部之一的嘉德罗斯,以后你们应该会有往来吧”

格瑞一边说着,一边站在了金的旁边,警惕得看着对面的人

“别那么紧张嘛格瑞”

狂妄的金发摇晃了两下,他手里的棍子故作轻松的在肩膀上敲了敲

“我只是想”

嘉德罗斯突然向前一跃,举起了手里的棍子作势要挥下去

武器交锋

匕首挡住了棍子,金无比庆幸他当时已经把匕首抽了出来,要不然就来不及挡下这一招了

上方的嘉德罗斯像是奖励一般吹了声口哨

“有点本事”

“不过”

金感觉到手上的压力越来越重了

“还是太嫩了!”

金一个侧身躲了过去,闻见一声巨响连忙抬头,之间刚刚自己所在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个深坑。

这家伙的力气怎么可能那么大,怪物吗他是

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又把手里的匕首挡在自己身前

在嘉德罗斯正有兴致的时候,一个声音插了进来使他不得不马上停手

“嘉德罗斯,动静太大的话教父那边就不好说起了,毕竟你也没有金是间谍的证据,闹到教父那吃亏的是你”

声音的主人正是格瑞。

“嘁”

那人把棍子重新放到肩膀上

“我只是测试一下新人的实力,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是吧,渣渣?”

嘉德罗斯看金的眼神仿佛能冻出冰一样。

金也收起自己的匕首,没有回话

“渣渣你过来”

“……”

金看着嘉德罗斯,并没有动

“啧”

狂妄的人一把拉住了金的领带,距离瞬间缩短

在两个人的距离快要到一厘米的时候,嘉德罗斯的肩膀上出现了一只手,并迅速的往相反的方向拉,强迫两个人分开

“格瑞,你什么意思”

嘉德罗斯看着把金护在身后的那人,眯了眯眼睛

他是认真的吗

“你猜我什么意思”

两个人互相打着哑谜,针锋相对。

刚刚的气势,格瑞是真的想杀了他

“真是没想到格瑞,我对你太失望了”

你居然因为这样的一个渣渣而动怒

嘉德罗斯摇了摇头,像是在惋惜什么

“我的事不用你管”

“算了,我也差不多该去执行任务了,只不过那个渣渣你可要看好了,别让我逮到机会”

留下这样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语,嘉德罗斯扛着他的武器就走远了,之留下不明所以的金和看起来心情很差的格瑞。

“金,听好了”

他抬起头,认真的听着面前的人说的话

“如果有黑手党无故亲吻你的嘴唇的话”

“代表你即将会被他杀死。”
   

大概是TBC吧
—————————————————————————

他似乎很喜欢让我闭着眼睛

在我们单独相处时,他总会这么要求。

金总是在想,他是不是讨厌我的眼睛,所以才总是让我把眼睛闭上呢

怀着的疑问却无法得到解答,因为没有办法开口。

金无法想象万一答案是肯定的话,他该怎么回答那个人

毕竟是自己除了失踪的姐姐之外最亲近的人。

银的控制欲很强,虽然明面上他是那副随意的态度,但金还是感觉的出来

他隐约觉得银的控制欲和他喜欢让自己闭眼似乎有什么联系,却仍旧无法得到答案。

那天夜晚,金看着明朗的夜空,硬拉着银去了空地

“星星真漂亮”

金这么说着,银看着他,没有做声

“这么漂亮的夜空还真是少见……”

“金”

银开口,打断了金的话语

“闭上眼”

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被这么要求了,以往金拒绝的时候,银总是表现的很不高兴,因为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所以金就总是顺着他的意思。

银看着顺从着他的要求的金,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停在他的眼前

你不需要看着我,只要我看着你就好
所以我不允许你的眼睛有着其他的事物。

「Please stop looking at the night sky

Look at me and don't move your eyes.」

寻找新坑ing

学到了,非常感谢!

满杯千水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爽一爽的产物,可能有后续吧,因为是旧设的all金就不打tag了,简单满足了下叶子想看的梗 @清宵宝贝儿@清宵宝贝儿 话说这个能算生贺吗?

“我不干了”

金把手里拿着的一半不算薄的书,狠狠地扔到了旁边

“大赛主办方没有经费了为什么我们这些参赛者要去演戏来给主办方赚取费用啊”

“第一季就算了,第二季这主角的人物塑造跟shi差不多”

他撇撇嘴,表明了自己的嫌弃

“别这么说,金”

他看向旁边的人,那个在凹凸大赛的时候认识的好友——格瑞

“忍耐总是会有收获的”

看见好友又要摆出那个标准姿势,金率先一步用手臂挡住了伴随着小星星一起出现的小星光,习以为常地眯了眯眼睛

“什么收获,脸僵吗”

新人设的金是个热情十足的人,因此也不乏笑容的出镜,但他本人就不是那么擅长笑了。

“要不是身高不够……”

金嘀咕了一声

刚开拍的时候金就提出过和格瑞换剧本的提议,导演无奈只好试拍了一下,放出来的时候总觉得有哪里不对,然后发现是身高的问题,金才打消换剧本的念头

其实有次也和嘉德罗斯换了次剧本,但是场面怎么看怎么骇人就又取消了。

两人正在闲聊的时候,有个人突然插了进来,那人拍了一下金的肩膀,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金”

回头看去,原来是安迷修

“原来是安哥啊,怎么了?”

安迷修板着一张脸,全然不见在戏中的那股活泼文雅的样子,倒是多了几分新设格瑞的冷意和新设雷狮的那股血腥味

“我,还是没有看见师兄”

提到那个人,安迷修的脸貌似又冷了几分,他环住了金的脖子,把下巴靠在了金的肩膀上,貌似像这样就能寻到些许的温暖

“没关系,会找到的”

看见这样的安迷修,金就知道他的心情又不好了,就像给猫顺毛一样顺着安迷修说道

“没关系,会找到的,我也会帮你一起找的啊”

“嗯”

感觉肩膀上的重量又沉了几分,金叹了口气,有些无奈,本想继续和好友聊天,却不想那人突然抱住了自己的腰

“我靠,格瑞,你干什么”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大脑一片空白,只好下意识的问道

“我拍戏有点累,脚软了,一下子没站住”

靠在胸前的脑袋如此说道

“那现在呢?”

“不行,我好累,我再休息一会,坚持住”

想起戏里的各种高难度动作,金也不可以理解,只不过格瑞的体能那么好,也累成这个样子了吗

在金想着事情的时候,肩膀上的人和胸前的人不动声色的交换了下颜色,毫不退让

扩散一下

清宵宝贝儿:

大家看看她!!!!!茶茶超级棒的!!!!


慕川而歌:



求各位大锅们约稿呜呜呜!!画什么写什么都OK!文和画白菜价都是10-25r,画具体看完成度,因为是集训中所以不约急稿!
赏口饭吃吧呜呜呜!!!!
lof里的都可以做参考!
被吞三次了呜呜呜
大概只有我置顶是个约稿了呜呜呜
q:1213351568


贪婪与争夺

☆大概是个上篇 

☆或许是一次性的爽文
   
☆ooc
  
  
   
阳光会照耀着所有人

但太阳却只有一个。

凹凸国度因每个人独特的个性而因此闻名于世,国度的主宰者秋被称之为「神的使者」因此总是到其他国家进行祷告与祝福深受人民的信赖。

在秋去其他国家举行仪式的时候,宫里的各项事物都是由大臣格瑞,辅佐者卡米尔以及近卫队队长安迷修来处理。

王室对外说的是上一任君主只有秋一个孩子

本该是这样

如果不是那次意外的话,秋的心腹们也不会知道自己效忠的王还有个弟弟。

那天轮到卡米尔在皇宫里巡逻,他突然想起王宫地图上好像还有个地下室,于是打算去那里看看

卡米尔依靠惊人的记忆力,推开了那扇已经有些腐朽的木门,他提高了些警惕性

没有太多灰尘,有人在打扫这里

他迅速环顾了下四周,墙壁和周围的那些老旧的家具有很多灰尘,说明那些人没在这里有过多的逗留,而是直接往下走了

看来目标很明确啊

卡米尔不由得把手放在了腰边佩戴的剑上,小心翼翼的顺着台阶往下走去

如果是敌人的话就麻烦了,应该叫大哥他们过来,但是现在还不确定是不是敌人,而且或许那些人早就离开了也说不定……

果然还是我自己先下去探探情况比较好,要是被敌人抓到,就自尽好了。

卡米尔一边计划着,一边轻声往下面的台阶走,等走到卡米尔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才看见一扇小小的门。

有些年代的样子,但是还能用很久

他默默的熄掉了手中的提灯,然后轻轻的放在了地面上,把剑抽了出来,直到自己觉得万无一失的时候,推开了那扇门。

什么都没有

有些意外。他皱起眉头,环顾了下四周,别说人了,就连简单的物品都没有

会不会有什么密道?

卡米尔开始在这个不小的房间里探索着,紧紧拿好手里的剑

“咯嚓”

不负所望,他找到了

原本应该是石头的墙壁出现了能容纳两人左右的通道,他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然后在隧道的尽头,他看见了一生都无法忘却的,如画一般的景象

那是一个跟他年龄相仿的男孩,男孩貌似在休息,他穿着白色长袍坐在地上,像是在闭目养神,灯光照耀的金色的长发环绕在他的四周,徐徐生辉,他的身边有许多书本,整齐的放在一边

圣洁而又美丽。

男孩像是注意到有人看着他,睁开了眼睛,用干净的像是蓝宝石一样的眼睛,好奇的盯着突如其来的客人

卡米尔觉得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过,哪怕是很多次在鬼门关徘徊的时候,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语无伦次

“你好啊,新来的客人”

眼前的男孩晃了晃手里的书,表示着友好

“你,你好”

卡米尔被男孩的招呼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不过马上他就调整好了状态,用手压下了自己的帽子,掩饰自己有些发红的脸然后回复了金发的人。

“你是除了哥哥以外来这里的第一个人呢,得好好招待一下才行”

他有些吃力的站起来,似乎是因为坐的时间太长而有些麻了,看着他蹦蹦跳跳的样子不禁让人觉得有些可爱

“你一定有点累了吧,每次哥哥来这里的时候脸色都不太好,喝点什么吧,花草茶还是咖啡?”

他走到旁边的柜里前,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茶壶和咖啡壶,提起来询问着

“咖啡就好”

卡米尔坐到附近的一个椅子上,看着男孩把咖啡壶放到他面前的桌子上

“啊,忘记了自我介绍了,我的名字叫金,请多关照”

正在泡咖啡的男孩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事情一样,做了自我介绍之后便坐在了卡米尔的对面

“卡米尔,我的名字”

“诶,你就是哥哥以前提到的卡米尔啊,我记得你很厉害,好几次都提出了新的政策,而且让国家越来越繁荣”

卡米尔有些受不了男孩那闪闪发亮的眼睛一直盯着他,便把脸往围巾里缩了缩

“感谢您的称赞”

“别那么客气,叫我名字就好”

金很随意的摆了摆手,丝毫不在意肩上有些凌乱的长发

“那既然这样,我就直接问了”

卡米尔把手中的咖啡放在了桌子上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口中的哥哥是谁?”

“这个啊”

金突然笑了笑

“我在这里很久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待在这里,是哥哥这么说的”

“至于哥哥是指”

他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连卡米尔都有些呆愣

“这个国家的王,秋”

那个……虽然有点晚了,但还是想来问问有没有换陆生碎片的……
辉夜姬12
花鸟卷9
犬夜叉14
一目连12
玉藻前12
鬼灯8
想换35片陆生
可上门,坐标是樱之华 ​​​

旧文重发,因 @清宵宝贝儿 的要求
   
    
与山是猫奴,众人皆知的事,所以他的某个粉丝就送给他了一只猫

与山对那只猫爱不释手,恨不得每天都抱着他,长喵看了一眼'沉迷吸猫'的与山,吐了吐舌头,很不满的别过头去,说着

“你还真喜欢那只猫啊”

“那当然,这猫多漂亮”

与山看着猫的眼神闪闪发光

“那你跟它过一辈子,多好啊”

长喵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是那么的酸。

与山愣了愣,正在抚摸猫的手停了下来,意思到了什么,然后也别过头去

“我已经有想要共度一生的人了,这只猫不过是宠物而已”

“她是谁?”

长喵双手攥成了拳头,紧紧的握着

“他就在旁边的凳子上坐着,对我发着无名的脾气”

长喵愣了下,脸一下子就红了,然后连忙跑到了卧室里关上了门

沙发上抱着猫的与山虽然侧着脸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也隐隐能发现微妙的红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