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成为段子写手了
因为太懒
偶尔删文,因为总觉得是黑历史
头像@暮雨浔茶,暮笙笙给我写的!


轻度社恐,所以请不要在评论区发一些意义不明的话语,我会胡思乱想

不行了我写的东西ooc怎么那么严重,想把全部的文都给删掉(。)

约她啊!拜托!

琥珀曰:

大嘎好 下周一就要交学费了 我惊慌失措的发现学费比我想象中的多了三百 现在紧急约一波稿 什么内容都接 50rk字可直接买断版权 有意私聊 跪求一个金主爸爸的怜惜

长喵是普通的公司职员,单身久了自然会被同事催着找对象,每次一提到这个,长喵都是一副无奈的样子

而好友与山则是因为宣称有了喜欢的人才免于幸难。长喵偶尔也会问起那个人是谁,但每次与山都总是找个话题糊弄过去所以长喵到现在都不知道与山喜欢的是谁。

某天的下午,长喵又被同事介绍去相亲,而家里人也开始催促赶紧找个对象,正巧长喵和这次相亲的女孩子很谈的来,便交换了联系方式

回家的路上,长喵偶遇了与山,他高兴的邀请与山去他家喝酒,在两个人酒意
微醉的时候,长喵对与山说了相亲的事情,与山并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看着长喵的脸,安静的听着。

“与山,你和你喜欢的人关系怎么样了啊?”

长喵说着,又喝下了一口酒

“我可能要失恋了”

“啊?”

手中倒酒的动作突然停下,长喵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与山,然后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可能吧,你长得帅,工资高,性格也好,那个人除非是瞎了才会没看上你”

“他不知道我喜欢他”

与山说到这,又喝了口闷酒

“也不知道是他太迟钝了还是我表现的不明显”

“那也不算失恋啊”

“他今天相亲,跟人家交换了联系方式,看上去很高兴”

长喵听到这里,心里隐隐觉得有点熟悉,一个猜测渐渐出现在脑海里,却又被马上否决

不可能的,我是喝多了才会这么想吧。

“她不是还没有跟那个人交往吗?你还有机会的,跟她告白吧,说不定会有惊喜吗哦”

长喵笑嘻嘻的回答,因为有点醉了,身体向后倾,靠在了墙壁上

“……是吗”

长喵闭着眼休息,突然感觉到了一个黑影压在了他的身上,他睁开眼仔细一看,是与山

“与山你……”

“长喵”

他突然开口,打断了长喵的话语

“我喜欢你”

“跟我交往吧”

“长喵啊”

“什么?”

“问你个问题”

“说吧”

“我太喜欢你了,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说我该做什么好?”

“滚蛋”

「居喵」今天他们在学习吗?没有

给叶子的沙雕山喵文 @居喵认证小甜甜  不明所以的欠了她山喵文,所以我也不明所以得还了债

*因为我很少看他们的直播和录屏,所以肯定有重度的ooc

*与山和长喵大学生设定,请不要上升真人谢谢

*说真的,我一点也不觉得这个沙雕

1.

与山和长喵既是同学,也是形影不离的好友,两个人总是那么亲密无间,也是会总受周围的人开着那些无非是“你们关系不一般啊”的玩笑。

次数多了,自然也会产生那名为「在意」的情感,在时间的洗礼之下,两人之中总会有一个人,把那些玩笑,当了真。

2.
“与山!教我学习!”

与山是公认的学霸,众所周知,长喵是公认的学渣,众所周知,当一个学渣邀请他的学霸朋友教他学习的时候,就说明他开始有了个必须达到的目标。

“so?”

与山看着桌子上堆得教科书和各种习题,瘫着一张脸

“这就是你跟同学打赌一台游戏机所要付出的代价?”

“免费的啊!免费的啊!我只要努力一下,往后的快乐的生活就有着落了啊!”

与山觉得长喵看着他的眼神,很适合配上「我的手中已经抓住了未来」这行字。

“努力一点,你当是学加减法那么简单啊”

听见好友不屑的回答,长喵撇了撇嘴

“而且”

“这么多书,你是打算以后靠它发家致富吗”

“你一个学霸是经济没学好吗,这堆书就算我高价卖了再加上我估计连本都回不来”

长喵一副「说多了都是泪的表情」,与山的脸纹丝不动

“来吧哥们!快点快乐的学习吧!”

长喵迅速得坐在与山旁边,讨好般得递上了教科书,乖巧得拿好笔,一副准备认真学习的模样。

“那你哪不会啊?”

“我全不会”

“那还教个屁,直接死刑了”

与山本打算摔书,但是看着长喵那哀求的脸,手迟迟停在空中落不下来

“保证我及格就行!”

“行”

与山深吸了口气

“我就当是上天派你小子来考验我能力的”

然后他们,总算是开始进入了学习状态。

3.

“与哥,这题……您看……”

“这题都不会?头是不是打算让我拧下来?”

“您这是什么话,我这不是请教一下嘛,好让思路更清晰!”

“而且您舍得把我的头拧下来吗!问问你的良心!”

“我不仅舍得,我还能把他藏起来让你找不着信不信”

“哇塞,太血腥了吧,我还是个宝宝”

“那就不说了,实际演练一下怎么样?”

“与哥,我们还是来聊聊学习吧”

4.

“与哥啊——”

长喵突然靠过去,吓了与山一跳,他手指着数学书上的一个符号,示意与山

“这什么意思啊”

与山瞄了一眼,然后伸手掐住了长喵的脖子,阴森森得笑着

“高中最基础的知识,你都大学了兄弟,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

“我错了,但是我真忘了大哥”

与山仔细看了看长喵,发现他的确不像在开玩笑,只好随手扯了张纸条,写着那个符号

“听好了啊,这个东西”

他一边说,一边写,旁边的长喵认真得听着

“它叫属于,简单来说就是,举个例子,1~10这些数合称为A,1~10里的任意一个数简称B,因为B在A里,所以B就属于A,那么就可以写成B∈A这样的”

“哦哦”

长喵随意应了一声

“学太久,我累了,咱们去吃东西吧!”

“书得收拾好啊,不怕丢了?这里面也有我的书啊”

“谁偷书啊,再说了,这地方人少,而且咱们很快就回来,丢不了啊!”

在与山低头不知道捣弄什么的时候,长喵早就跑到门口了

“与山,你快点啊”

“马上”

两个人一前一后得离开,留下一桌子的书本,以及刚刚与山教长喵时用的纸条

那纸条被两本书夹在中间,只能看见一个「∈」,左边的教科书写着'长喵'两个大字,而右边的教科书,则写着'与山'的名字。

5.

这大概就是,男生不为人知的小心思吧。

[all金]黑手党不好当啊

ooc爽文

脑洞来源在主页

一.

金是一名黑手党。

虽然外表是那副乖巧听话的样子,但是他的确是一个正宗的意大利黑手党。

刚加入黑手党的时候,因为外表看起来好欺负的样子,所以有不少前辈来找他麻烦

虽然最后那些人都被他放倒躺在了地上。

二.

“金,你是新人,我先带你熟悉一下规矩吧”

“好!麻烦你了格瑞!”

对话之间,那人轻柔的牵起了金的手,然后在手背烙下一吻

“格瑞你……”

“亲吻手背,这是表示屈从的意思,在以后你侍奉教父的时候会用的上,或者也可以是对强者的妥协”

说着格瑞把金的手放开来,然后往前踏了一步,身体前倾,唇和脸颊相接。这次金镇定了许多,没有感到意外

“什么意思?”

“亲吻脸颊,是伙伴的意思,说明你们之间平等”

“就这些吗?”

金用袖子擦了擦脸颊,这一举动让格瑞眯了眯眼睛,他继续说道

“还有一些,不过你只要学会基本的就行了,然后还有……”

“格瑞,你原来是在这里偷懒啊”

三.

“嘉德罗斯,不管你的事”

讨厌的人出现了。

“没见过的生面孔呢,新人里面混进其他黑手党的间谍这种事可是很常见的啊”

说话的人对金抬了抬下把,貌似在打量他

“格瑞,他是谁”

金的手已经按在了腰间佩戴的匕首上,常年养成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狂妄的小子可不是泛泛之辈。察觉到金的动作,嘉德罗斯不屑的发出了一声嗤笑

“和我一样干部之一的嘉德罗斯,以后你们应该会有往来吧”

格瑞一边说着,一边站在了金的旁边,警惕得看着对面的人

“别那么紧张嘛格瑞”

狂妄的金发摇晃了两下,他手里的棍子故作轻松的在肩膀上敲了敲

“我只是想”

嘉德罗斯突然向前一跃,举起了手里的棍子作势要挥下去

武器交锋

匕首挡住了棍子,金无比庆幸他当时已经把匕首抽了出来,要不然就来不及挡下这一招了

上方的嘉德罗斯像是奖励一般吹了声口哨

“有点本事”

“不过”

金感觉到手上的压力越来越重了

“还是太嫩了!”

金一个侧身躲了过去,闻见一声巨响连忙抬头,之间刚刚自己所在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个深坑。

这家伙的力气怎么可能那么大,怪物吗他是

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又把手里的匕首挡在自己身前

在嘉德罗斯正有兴致的时候,一个声音插了进来使他不得不马上停手

“嘉德罗斯,动静太大的话教父那边就不好说起了,毕竟你也没有金是间谍的证据,闹到教父那吃亏的是你”

声音的主人正是格瑞。

“嘁”

那人把棍子重新放到肩膀上

“我只是测试一下新人的实力,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是吧,渣渣?”

嘉德罗斯看金的眼神仿佛能冻出冰一样。

金也收起自己的匕首,没有回话

“渣渣你过来”

“……”

金看着嘉德罗斯,并没有动

“啧”

狂妄的人一把拉住了金的领带,距离瞬间缩短

在两个人的距离快要到一厘米的时候,嘉德罗斯的肩膀上出现了一只手,并迅速的往相反的方向拉,强迫两个人分开

“格瑞,你什么意思”

嘉德罗斯看着把金护在身后的那人,眯了眯眼睛

他是认真的吗

“你猜我什么意思”

两个人互相打着哑谜,针锋相对。

刚刚的气势,格瑞是真的想杀了他

“真是没想到格瑞,我对你太失望了”

你居然因为这样的一个渣渣而动怒

嘉德罗斯摇了摇头,像是在惋惜什么

“我的事不用你管”

“算了,我也差不多该去执行任务了,只不过那个渣渣你可要看好了,别让我逮到机会”

留下这样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语,嘉德罗斯扛着他的武器就走远了,之留下不明所以的金和看起来心情很差的格瑞。

“金,听好了”

他抬起头,认真的听着面前的人说的话

“如果有黑手党无故亲吻你的嘴唇的话”

“代表你即将会被他杀死。”
   

大概是TBC吧
—————————————————————————

学到了,非常感谢!

满杯千水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爽一爽的产物,可能有后续吧,因为是旧设的all金就不打tag了,简单满足了下叶子想看的梗 @清宵宝贝儿@清宵宝贝儿 话说这个能算生贺吗?

“我不干了”

金把手里拿着的一半不算薄的书,狠狠地扔到了旁边

“大赛主办方没有经费了为什么我们这些参赛者要去演戏来给主办方赚取费用啊”

“第一季就算了,第二季这主角的人物塑造跟shi差不多”

他撇撇嘴,表明了自己的嫌弃

“别这么说,金”

他看向旁边的人,那个在凹凸大赛的时候认识的好友——格瑞

“忍耐总是会有收获的”

看见好友又要摆出那个标准姿势,金率先一步用手臂挡住了伴随着小星星一起出现的小星光,习以为常地眯了眯眼睛

“什么收获,脸僵吗”

新人设的金是个热情十足的人,因此也不乏笑容的出镜,但他本人就不是那么擅长笑了。

“要不是身高不够……”

金嘀咕了一声

刚开拍的时候金就提出过和格瑞换剧本的提议,导演无奈只好试拍了一下,放出来的时候总觉得有哪里不对,然后发现是身高的问题,金才打消换剧本的念头

其实有次也和嘉德罗斯换了次剧本,但是场面怎么看怎么骇人就又取消了。

两人正在闲聊的时候,有个人突然插了进来,那人拍了一下金的肩膀,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金”

回头看去,原来是安迷修

“原来是安哥啊,怎么了?”

安迷修板着一张脸,全然不见在戏中的那股活泼文雅的样子,倒是多了几分新设格瑞的冷意和新设雷狮的那股血腥味

“我,还是没有看见师兄”

提到那个人,安迷修的脸貌似又冷了几分,他环住了金的脖子,把下巴靠在了金的肩膀上,貌似像这样就能寻到些许的温暖

“没关系,会找到的”

看见这样的安迷修,金就知道他的心情又不好了,就像给猫顺毛一样顺着安迷修说道

“没关系,会找到的,我也会帮你一起找的啊”

“嗯”

感觉肩膀上的重量又沉了几分,金叹了口气,有些无奈,本想继续和好友聊天,却不想那人突然抱住了自己的腰

“我靠,格瑞,你干什么”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大脑一片空白,只好下意识的问道

“我拍戏有点累,脚软了,一下子没站住”

靠在胸前的脑袋如此说道

“那现在呢?”

“不行,我好累,我再休息一会,坚持住”

想起戏里的各种高难度动作,金也不可以理解,只不过格瑞的体能那么好,也累成这个样子了吗

在金想着事情的时候,肩膀上的人和胸前的人不动声色的交换了下颜色,毫不退让

贪婪与争夺

☆大概是个上篇 

☆或许是一次性的爽文
   
☆ooc
  
  
   
阳光会照耀着所有人

但太阳却只有一个。

凹凸国度因每个人独特的个性而因此闻名于世,国度的主宰者秋被称之为「神的使者」因此总是到其他国家进行祷告与祝福深受人民的信赖。

在秋去其他国家举行仪式的时候,宫里的各项事物都是由大臣格瑞,辅佐者卡米尔以及近卫队队长安迷修来处理。

王室对外说的是上一任君主只有秋一个孩子

本该是这样

如果不是那次意外的话,秋的心腹们也不会知道自己效忠的王还有个弟弟。

那天轮到卡米尔在皇宫里巡逻,他突然想起王宫地图上好像还有个地下室,于是打算去那里看看

卡米尔依靠惊人的记忆力,推开了那扇已经有些腐朽的木门,他提高了些警惕性

没有太多灰尘,有人在打扫这里

他迅速环顾了下四周,墙壁和周围的那些老旧的家具有很多灰尘,说明那些人没在这里有过多的逗留,而是直接往下走了

看来目标很明确啊

卡米尔不由得把手放在了腰边佩戴的剑上,小心翼翼的顺着台阶往下走去

如果是敌人的话就麻烦了,应该叫大哥他们过来,但是现在还不确定是不是敌人,而且或许那些人早就离开了也说不定……

果然还是我自己先下去探探情况比较好,要是被敌人抓到,就自尽好了。

卡米尔一边计划着,一边轻声往下面的台阶走,等走到卡米尔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才看见一扇小小的门。

有些年代的样子,但是还能用很久

他默默的熄掉了手中的提灯,然后轻轻的放在了地面上,把剑抽了出来,直到自己觉得万无一失的时候,推开了那扇门。

什么都没有

有些意外。他皱起眉头,环顾了下四周,别说人了,就连简单的物品都没有

会不会有什么密道?

卡米尔开始在这个不小的房间里探索着,紧紧拿好手里的剑

“咯嚓”

不负所望,他找到了

原本应该是石头的墙壁出现了能容纳两人左右的通道,他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然后在隧道的尽头,他看见了一生都无法忘却的,如画一般的景象

那是一个跟他年龄相仿的男孩,男孩貌似在休息,他穿着白色长袍坐在地上,像是在闭目养神,灯光照耀的金色的长发环绕在他的四周,徐徐生辉,他的身边有许多书本,整齐的放在一边

圣洁而又美丽。

男孩像是注意到有人看着他,睁开了眼睛,用干净的像是蓝宝石一样的眼睛,好奇的盯着突如其来的客人

卡米尔觉得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过,哪怕是很多次在鬼门关徘徊的时候,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语无伦次

“你好啊,新来的客人”

眼前的男孩晃了晃手里的书,表示着友好

“你,你好”

卡米尔被男孩的招呼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不过马上他就调整好了状态,用手压下了自己的帽子,掩饰自己有些发红的脸然后回复了金发的人。

“你是除了哥哥以外来这里的第一个人呢,得好好招待一下才行”

他有些吃力的站起来,似乎是因为坐的时间太长而有些麻了,看着他蹦蹦跳跳的样子不禁让人觉得有些可爱

“你一定有点累了吧,每次哥哥来这里的时候脸色都不太好,喝点什么吧,花草茶还是咖啡?”

他走到旁边的柜里前,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茶壶和咖啡壶,提起来询问着

“咖啡就好”

卡米尔坐到附近的一个椅子上,看着男孩把咖啡壶放到他面前的桌子上

“啊,忘记了自我介绍了,我的名字叫金,请多关照”

正在泡咖啡的男孩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事情一样,做了自我介绍之后便坐在了卡米尔的对面

“卡米尔,我的名字”

“诶,你就是哥哥以前提到的卡米尔啊,我记得你很厉害,好几次都提出了新的政策,而且让国家越来越繁荣”

卡米尔有些受不了男孩那闪闪发亮的眼睛一直盯着他,便把脸往围巾里缩了缩

“感谢您的称赞”

“别那么客气,叫我名字就好”

金很随意的摆了摆手,丝毫不在意肩上有些凌乱的长发

“那既然这样,我就直接问了”

卡米尔把手中的咖啡放在了桌子上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口中的哥哥是谁?”

“这个啊”

金突然笑了笑

“我在这里很久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待在这里,是哥哥这么说的”

“至于哥哥是指”

他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连卡米尔都有些呆愣

“这个国家的王,秋”